36氪包装的猿团是明星还是流星?项目七大迷团待解!!
本文摘要: 2017年7月10日消息, 在中国许多地区,这些看似不可理解的新鲜事物,在欣欣向荣的同时,却也在一幕幕上演着荒诞。 2016年钛媒体曾独家报道的36kr股权众筹项目宏力能源被爆涉嫌诈骗一事尚未完全解决;近半年来,作为36氪对外长期包装为明星项目的猿团,再次成
广告

2017年7月10日消息, 在中国许多地区,这些看似不可理解的“新鲜事物”,在欣欣向荣的同时,却也在一幕幕上演着“荒诞”。

  2016年钛媒体曾独家报道的36kr股权众筹项目宏力能源被爆“涉嫌诈骗”一事尚未完全解决;近半年来,作为36氪对外长期包装为“明星项目”的猿团,再次成为上百位众筹投资者心中的又一场荒诞。

  成都猿团科技有限公司(本文又简称猿团),2015年6月由谢恩明创立。该公司是一个技术众包交易平台,也是网络孵化器:利用业余时间,程序员帮助创业公司完成技术外包,以此获得现金加股权。

  这曾是一家在36氪众筹平台上,被知名领投人光环覆盖的项目。却在两年后的今天,笼罩在“创始人”跑路了“,CEO还有案底前科,业务私自关闭,资本自融,融资款暗度陈仓”等等质疑声,以及并非市场经营因素而“坍塌”的阴云之中。

  这个被36氪一度包装力捧的明星项目,瞬间急转直下,猿团成为了遭到百位众筹投资人开始追讨的可能“投资骗局”。


  36kr至今仍将猿团列为优秀案例(第一行最后一个为猿团) 来源:2017年6月的36氪金融对外融资宣传ppt


  36氪创投助手中关于猿团项目的最新截图

  在猿团项目前后两年的跌宕周期中,领投人、36kr众筹平台、项目方、众筹投资者,哪怕有任何一方履行投资风控的基本审查责任和完整信息披露,也不至于导致这场涉及130位众筹投资人,总涉事金额超1500万人民币的投资悲剧发生。这1500万元众筹分别来自,36氪第一轮众筹266万元,第二轮继续由36氪组织众筹500万元,加上各路投资人通过其他渠道直接购买股份等方式注资的近800万元。

  深思这场中国特色的荒诞“互联网股权众筹”样本性事件,折射出的,却是互联网股权众筹平台方责任意识淡薄、风控能力极弱;投资者成熟度与知识、经验储备极缺;配套监管法规完善度等产业链各环节都还亟待成熟,等严重问题。更揭露出在实际操作和技术层面,当众筹主导者(主要包括项目方、平台方和领投方)如果暗藏不正当用心或逐利欲膨胀的情况下,互联网股权众筹在模式,运作流程,契约架构,信息通达等重重约定的集体失效。

  这一案例也绝非孤案,悲剧是行业参与各方共同责任缺位的酿果。只是到头来,承担最大风险后果的终究是那些一开始显得有些“盲目”的散户投资人。

  明星还是流星?

  千里赴京,装满背包的证据材料,顶无片瓦地站在中关村的十字路口,迎接雷宇的是今年最大的一场雨。

  雷宇(因保护爆料者需要,此处为化名),猿团早期投资人,通过股权众筹、转让等方式先后注资20万元。以他为代表的涉事众筹投资人群体,正在通过各种方式挖掘猿团项目背后的荒诞,为自身权益寻求伸张。

  时间拨回2015年6月17日下午,在拿到了著名TMT投资人蒋涛100万投资之后,猿团创始人谢恩明接到36氪股权众筹邀请,让谢利用“拿到蒋涛投资”作为宣传点进行众筹。

  蒋涛,前极客帮创投合伙人,16年互联网创业经验、5年TMT天使投资经验,曾开发出巨人手写电脑、金山词霸等产品。创立CSDN,是全球最大的中文IT社区。投资了凌云电动车、锤子科技、IT桔子、北京创客空间等多家公司。许多人眼中,他无疑是榜样的存在。

  2015年7月,36氪股权众筹平台挂出了“猿团”天使轮的融资认购信息。在项目宣传文字中写到,TMT知名早期投资人蒋涛在该项目天使轮已投入100万元人民币,而本次“猿团”众筹的领投方为极客帮(全称,北京极客帮创业投资合伙企业,蒋涛为企业合伙人)。项目本轮估值4000万,众筹起投2万,加上领投的60万元,本轮众筹目标融资总额为260万元,其中众筹200万。最终猿团项目该次众筹以超募6万元,成功完成。


  谢恩明在猿团众筹BP中的团队介绍

2015年,猿团在众筹路演中对投资人表述的规划

  整个路演环节由36氪平台进行组织。雷宇告诉钛媒体记者,直至今日,36氪从未安排众筹投资人与领投方极客帮,以及蒋涛有过任何接触与信息沟通。

  “我们听到和看到的,都只有36氪和谢恩明。”

  雷宇回忆,其实在众筹完成后,谢恩明一直在向36氪催款。感觉当时猿团账面应该已经出现紧张,和谢恩明路演声称账面有稳定现金的情况不符。

  然而就在不久之后,谢恩明便告知股东:项目发展不错,很快将进行A轮融资。消息一发布,在投资人微信群中,部分原有众筹投资人为了“扩大战果”或A轮变现,向谢恩明提出继续投资。

  2015年11月,谢恩明再次将猿团挂上36氪众筹平台进行融资。此轮为天使+,8000万估值,比上轮众筹翻倍。起投金额2.5万。目标融资额500万。蹊跷的是,本轮的领投方为自然人胡功欣。依据36氪以往的领投准则,若非知名天使投资人,个人不能够作为众筹项目的领投方,必须由机构担纲。而胡功欣,这位离职不满一年的“猿团”前员工,却能带着70万坐上了享有20%Carry(份额收益)的领投方位置。

  “这样的个人领投安排从未发生过,后来估计也没有。”雷宇难以理解。

  时至今日,在问询胡功欣当初是否与36氪签订领投协议等材料,胡功欣回答:没有,36氪也没有对自己的领投提出资料提供要求或征求是否愿意领投的意见。

  “这个倒是谢在中间安排”,胡功欣说。

  36氪股权投资总裁袁俊在接受钛媒体记者采访时回应:当时自己尚未任职,涉及猿团项目主管人员基本都已经离职,需要进一步向团队和时任36氪员工了解情况。

  袁俊,36氪股权众筹总裁。2016年12月19日入职36氪股权众筹平台。在此之前,他本身也在猿团36氪第二轮众筹的跟投名单中出现。

  作为猿团本轮天使+众筹平台和领投方,当时36氪平台与胡功欣的草率,难以想象仅在这次36氪平台第二轮众筹的涉事金额就有500万,且涉及近百位投资人。

  2017年3月15日,猿团投资网站突然关闭。紧接着猿团员工爆料老板谢恩明欠薪跑路。投资人彻底慌乱,这才开始深入调查猿团项目。

  至此,大戏拉开。

  “猿团”项目七大迷团

  1、蹊跷的股权变更

  在银行提供的猿团财务流水中,没有显示在众筹之前,36氪和谢恩明声称的蒋涛100万元投资。


  猿团银行流水中可见“极客帮”60万的打款记录,不见蒋涛个人声称的100万投资。“极客帮”的60万投资也并不在与众筹者共建的有限合伙企业当中

  极客帮给猿团账面上投了60万,可这60万却没有在猿团占有任何股份。反而账面显示没有一分投资的蒋涛,在猿团众筹发生之前最近一次的股权变更中,莫名占有了5%的股份。并且在36氪平台第一次猿团众筹融资266万元注入完成之后,蒋涛这5%的股份依然没有丝毫稀释,期间蒋涛也没有投钱。


  根据猿团科技2015年报统计


  在工商系统里查到的年报截图

  难道蒋涛100万投资只是个幌子?

  雷宇分享了一组数字。猿团第一次众筹,极客帮领投60万,跟投方出资200万。在这200万中极客帮占有20%的领投收益,也就是40万。而极客帮领投的60万加上这40万刚好100万。

  “用这种方式,蒋涛只要通过极客帮的身份投60万,便可达到他最初号称的100万投资收益”,雷宇暂时只能通过账面记录数字做出以上猜想。

  人算不如天算,谁也没料到猿团的坍塌来得如此之快。

  领投+跟投模式,领投方的套利盛宴

  领投+跟投模式已成为互联网股权众筹平台最为常见的联合投资体。即在众筹过程中由一位经验丰富的专业投资方作为“领投人”,众多跟投人选择跟投。该模式发端于美国股权众筹平台Angelist。在该模式下,领投方的资质、能力、行业认可度、信用度对跟投方的选择和判断产生着举足轻重的影响。

  为保障跟投权益,部分众筹平台要求领投与众筹投资人“同进同出”,但实际操作中约束可能只是在有限合伙公司中。领投方可以在众筹时将大额资金另外打给项目,而在与众筹投资人建立有限合伙时仅出资很少,却能凭借领投的身份利用这很少的出资拿到整个项目20%的合伙收益。

  不仅如此,若该项目有巨大成长性,基于“同进同出”的约定,在领投方出资很少的有限合伙中,领投方可带领众筹跟投方一同退出,由于出资少领投出让的股权可以忽略不计。同时,领投方另外打给项目的大额投资款和所占的大额股份,即可不受“同进同出”的约束而保持不变,还能用这种方式置换出众筹者的股权份额,侵占众筹投资人的利益。

  在猿团项目中,极客帮的60万投资是单独打入猿团账户的,并没有打入与众筹资金一起建立的两个有限合伙企业当中。在与众筹投资者一同建立的两个有限合伙当中,极客帮每个仅注资100元。

  36氪现在对接该项目的人员许靓表示,“ 如今36氪也联系不上蒋涛 ,领投方极客帮表示蒋涛已经离开该机构, 对于36氪的问询并不配合。”

  “其实当年极客帮领投的60万,就是蒋涛个人借用极客帮的名义投的。”时至2017年7月,36氪才第一次对投资人披露的此事。

  截至发稿,钛媒体记者多渠道尝试联系蒋涛,均无回复。

  2、投前尽调的重大失误

  在领导+跟投众筹模式中,领投人享有约定比例的Carry(份额收益),也承担着代表众筹跟投股东行使监督、知情、尽职调查、沟通管理等责任。自始至终实际领投人蒋涛和极客帮从未与跟投股东有过任何形式的接触,遑论担负调查、沟通和监督项目的责任。

  “谢恩明就是个老赖”,雷宇有些激动。

  2014年、2015年,谢恩明均被成都市锦江区人民法院法院列入“被执行人名单”,该情况领投的蒋涛、极客帮、以及撮合平台36氪从未提及。

 

  钛媒体查到的谢恩明被列入“被执行人名单”法院文书

  今年3月,雷宇要求36氪提供当年对猿团尽职调查的材料。当时与雷宇对接的36氪工作人员称,该材料涉密,必须来到北京,在签署了保密协议之后公开查看。

  “后来其它投资人去了北京,但仍然没有看到”雷宇说。

  这次专程到北京,雷宇决心一定要面见当年这份神秘的尽调材料。

  2017年7月,北京海淀36氪总部。雷宇这次对猿团当年尽调材料的查看要求被再次拒绝。理由为36氪股权投资总裁袁俊,这几天正在休假,流程很麻烦,现在无法审批。此外,档案室的人现在也不在,门是关着的。

  袁俊对记者说,自己这几天确实在深圳休假。“www.aiyey.com我们的尽调信息都已经挂在页面上了,而当年我们接手蒋涛、极客帮的尽调资料,由于和领投方签订了保密协议,在蒋涛没有授权公开的情况下,我们实在无法给投资人看。”

  而谈及对众筹企业运营信息的审核把关,参与猿团项目的36氪法务陈峰做出这样的解答,“比如去年36氪‘宏力能源事件’,连一家三板上市公司提供的材料都不一定真实,猿团项目的材料又怎么能保证绝对真实呢?财务预测这种事情本来就不可靠。”

  此外,猿团项目的年度财务报表,36氪也没有向一次又一次前来索取的投资人公布,平台理由是:财务报表没盖项目公章,不合规范不能透露。

  “为什么当年投的时候没想到去看这份尽调材料,在项目出事之后才想着去找?”面对钛媒体记者的疑虑,雷宇叹出悔意与无奈:

  “我们原以为,一家技术公司有蒋涛的名义做投资背书,怎么可能会有大问题?”

  雷宇是工程师出身,长期受沐于蒋涛所构建的CSDN,这个国内最大开发者社区的陪伴,猿团涉足的领域也正是雷宇驾轻就熟的技术。

  “我甚至没考察过猿团的产品和技术”,雷宇说,“又想到还有极客帮这样的专业投资机构领投,又有36氪这样的知名媒体平台,一般的投资人就算自己有怀疑也不会太当回事的。”

  2017年元月,微信小程序内测,猿团在投资人微信群中称做出一个“小程序商店”的产品,在产品页面下现实着其它公司的版权声明。这让程序员出身的雷宇产生怀疑,按谢恩明所述猿团技术应明显高出这家公司。

  “这就是个程序列表,很简单,也没必要交给别人做”,雷宇带着疑惑询问谢恩明。谢的回答是,这是合作,为了快速上线,便不再解释。

  2016年12月28日,谢恩明向投资人群发了一

    0

    在线点评

    热点推荐

    艾叶叶小说网:(www.aiyey.com) 校园小说、 言情小说等在线小说阅读网站,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QQ2631305591

    Copyright © 2015-2018 艾叶叶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1201351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