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空千鹤若幻梦
本文摘要: 湛蓝的天宇下,万里无云,落日熔金,远远地可见,两山凹处,水口高处,一株枝干遒劲的古树,像是巨人立在村口,满树繁花,错落有致,洁白如雪,像是几千只白鹤振翅欲飞,微风拂过,无数只白鹤映着金光,在晴空中,飘飘洒洒,自由翱翔,煞是壮观。我看的有些
广告

湛蓝的天宇下,万里无云,落日熔金,远远地可见,两山凹处,水口高处,一株枝干遒劲的古树,像是巨人立在村口,满树繁花,错落有致,洁白如雪,像是几千只白鹤振翅欲飞,微风拂过,无数只白鹤映着金光,在晴空中,飘飘洒洒,自由翱翔,煞是壮观。我看的有些痴迷了。

这是啥树呢?

拾起花瓣,花蕾紧凑,洁白如雪,啊,这是纯洁无瑕的白玉兰,又名望春花、木笔、辛夷。古诗中就有:“结桂树之旖旎兮,纫荃蕙与辛夷”之名句。一种常见的古树,我们的校园就有一棵。

古树真有些年头了,黝黑斑驳,粗壮的藤蔓从根部往上,将树干层层包裹,盘根错节,可它依然生机勃勃。

去岳父家,无数回了,平日不太注意。这次适逢花季,不曾想这山村的水口,竟然如此出彩,撼人心魄。怪不得人们都说:水口,村庄的眼睛。

进村坐下,就问起了岳父。年过古稀的岳父谈起这,有些自豪与激动,他向我讲起了一个故事,一段尘封已久的往事。

清朝初年,一粉腮颊红的农家女子,家境贫寒,仅仅18岁,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下,嫁入了该村一小户人家。男人是位徽商,眉清目秀,常年在外做木头生意,因丈夫的名字有个志字,人称志嫂。新婚燕尔,你情我浓,如胶似漆。不久,男人别下娇妻,裹着包袱,沿着新安江,到外地去了。志嫂纵有不舍,但也无奈,只得在家尽心竭力,服侍公婆,打理家务。

一年后,志嫂就在水口等来了丈夫的归来,丈夫发了笔小财,给志嫂买了许多衣物、装饰品,女人如花。男人的疼爱,让志嫂心比蜜甜,男人许诺,等他在外安定后,就接她外出,在望春花盛开的时节,男人又撇下她出去了。这一年的秋天,志嫂生下了一个男孩。

可自那一别后,丈夫的音信越来越少了,偶尔能收到一两封信。志嫂心里有些发毛了,后来干脆没音信了。第二年的春节,在村口,她没能等来自己的男人。于是,她四处打听,可总是片言只语。有人说,男人出事了,有人说,男人家外有家了。

男人怎么了?生要见人,死要见尸。她一个人外出寻找,找了大半年,去了附近的大城镇,杭州、苏州等地,可还是音信杳无。花光了所有的积蓄,只得乞讨回家。

孱弱的志嫂独立撑起了这个家,嫁入后没下过田的她,重新走进了茶园、田园,风里来雨里去,维持这个家。孝顺公婆,教育儿子。只要有空,她总在村口观望。

一年又一年,总想等来自己的丈夫,不放过一切机会。儿子长大成人了,公婆撒手而去了,志嫂常常立在村口,过尽千人皆不是,斜晖脉脉水悠悠。志嫂似乎站立成了一座雕像,挂满了泪痕,凝重而黯淡。

志嫂终于抱着遗憾离开了人世,孝顺的儿子将母亲葬在了村口的大路旁,并坟前种下了这棵望春花。

200多年过去了,墓冢是荒草萋萋,而这棵望春花却日渐其壮,参天耸立,日日守望在村口,就像志嫂,等待丈夫的归来。

一棵树,一个女人一生一世的守望。故事在村庄中流传了一年又一年,

听到这,我是唏嘘不已,泪流满面,又一个徽商妇的泪。只要翻开徽州的府志、县志、族谱,徽州这样的女人,不知有多少!徽商繁盛的背后,是无数个徽州女人的青春和生命凝成的。

这棵树,春来繁花满树,秋来落叶纷纷,几百年来,一直默默地护佑这个美丽的小山村。村人对这棵树也特别的厚爱,它的花人们从不采摘。每年早春时节,乍暖还寒,气温多变,可这个村庄的人很少得病的。村人都认为这是望春花的庇护,因为望春花是一种中草药,可以散风寒,治疗发热感冒及鼻窦炎等。这个时节,村庄到处弥漫的是这馥郁的芳香,自然也就强身固体,延年益寿。

前几年,乡村开公路,路要经过那水口,要砍树,有年轻人说,把这棵树砍掉,可村里的耄耋老汉,一个个都跳了出来,不同意。于是,村里特地改变了原来的修路方案,拐了一个小湾,望春花被保护下来了,依然枝繁叶茂,春回又春归。

善待一棵树,善待一座村庄。

翌日清晨,离开村庄时,又从那棵望春花下走过,晨辉洒在那洁白的花瓣上,明暗相间,别样动人,仿佛看到了千鹤飞舞的样子,我对它有了一份特别的敬意。

一棵树,一个女人如梦的青春,一份迷离的相思,在春天里弥漫,在岁月里沉浮。

    0

    精彩图文

    在线点评

    头条聚焦

    热点推荐

    艾叶叶小说网:(www.aiyey.com) 校园小说、 言情小说等在线小说阅读网站,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QQ1876343141

    Copyright © 2015-2018 艾叶叶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1201351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