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我是否在安好
本文摘要: 流泪的,是我们不堪一击的曾经。而一直坚强的,是我们一直放不下的信念。题记 心碎的声音,你或许听不见,但是哭喊的声音,你一定听得见。想起那时候,我们无话不谈,什么都愿意说出来。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我们彼此之间已经有了一道隔膜,是不是我的无理
广告

流泪的,是我们不堪一击的曾经。而一直坚强的,是我们一直放不下的信念。——题记

心碎的声音,你或许听不见,但是哭喊的声音,你一定听得见。想起那时候,我们无话不谈,什么都愿意说出来。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我们彼此之间已经有了一道隔膜,是不是我的无理取闹让你感到厌倦,还是你已经不在我的心里。我在问自己,我们是从什么时候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游玩时,你变得沉默,不爱笑,而我却没有心情开心的逗乐你。然后这样的游玩变成了一场沉默游戏,似乎规则就是,谁开口说话谁就输了。结果却是,我们都赢了,而我们之间的那份感情,却这样落寞的退场,狼狈不堪。

匆匆的时光把我们带进了一个岁月的漩涡,我们身处于这样的漩涡里,一步一步,一点一点沦陷。是什么让我们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去年夏天,我们总是约定着时间,一起去骑单车,喝下午茶。你说,我需要运动,不然迟早会变成猪。我哼哼的嘟着嘴,抛个白眼,继续喝着蓝莓味儿的奶茶。你喜欢带着我在风中奔跑,因为你记得我说过,我想做一个风一样的女子,能够像鸟儿一样自由飞翔,即使没有翅膀。你露出白牙,笑嘻嘻的说,我就是你的翅膀。一股酸楚从鼻子中流出,眼角的泪花还没盛开,你拖着我,继续奔跑。阳光在草地上自由散漫,风中还有你身上散发的薄荷香气,我嗅着香气,清凉顿时萦绕在我的身旁。

你还记得我们刚认识的时候吗?我想,你这样大大咧咧的人,怎么会记得。你漫不经心的吐出这样一句话,我楞了一下,有些出糗的望着你的双眸,呐倾侧的双眼似乎带着光亮,多么清澈,我怎么会忘记。若不是我一贯暴躁的性格,也许在这茫茫人海中,就不会拾起这样一个你。

那是6年前的夏天,我刚学会骑单车,一偏一拐的,笨拙的样子让自己都觉得好笑,然后狗血的跟电视剧情节一样,我摔倒,单车疲惫的躺在一边,我大喘着气,还不忘痛骂单车。然后你带着盛夏的阳光向我走来,我以为是王子,但是你却抛出一句,单车都不会啊,要不要我教你啊?我站起来,不甘示弱反驳你,谁说不会了!

车轮在街边打转,或许这样的相遇就是一种缘分,我们乐在其中,也很享受这样一个午后,邂逅一个生命中彼此最心疼的人。时光真的很快啊,6年。这样一个漫长的时间,我们却能够一直维持最好的关系-----友谊。你说,要一辈子是哥们儿,我记住了,因为我最珍视友情

爬山虎又开始生长了,你最喜欢的植物。今年的夏天似乎来得比以往要早些,走进你的秘密基地,看见就是你亲手种下的爬山虎,又开始疯狂的生长了。我记得你说,爬山虎是很有毅力的植物,初春发芽,初夏疯长,茂密幽绿,深秋死亡,但第二年却能够依附着旧根继续开始新生命。书桌上的暗格里,还有一推枯萎的爬山虎的藤叶,叶子还带着夏天的味道。放在掌心的枯叶,我小心翼翼的呵护,生怕惊扰了这样一个休眠的生命。

假如时光能够一直停在从前,我们是不是能够一直维护着这一份友谊。我们在海边奔跑,笑着说,时光不老,我们不散。

我在慢慢的走,转身看一眼身后的你,却发现你在离我远去。是我的脚步太快,还是你根本不想跟着我的脚步前进,我试问自己,到底是我变了,还是我们根本就回不到从前。我以为我们能够一直无话不谈,一直到老。也许是幼稚,让我们的诺言在时间的面前变得如此苍白,不堪一击。

床头的音乐盒,是我十二岁的生日礼物,你送的。一直放在我的床头,每次心情低落的时候,总会打开这个似乎带着魔力的盒子,能够让我忘记忧伤,然后进入梦乡。你说,第一个陪我过生日的男孩儿,一定会是生命中注定不离不弃的人。我开心的笑着,享受着这份友谊,让这份美好在我们的世界里不断生长。音乐盒再次响起,清脆的音调,勾起一份回忆,还附带一份伤痛。(思绪还在,却止笔,只因无法敲击心中的那些酸楚)

    0

    精彩图文

    在线点评

    头条聚焦

    热点推荐

    艾叶叶小说网:(www.aiyey.com) 校园小说、 言情小说等在线小说阅读网站,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QQ1876343141

    Copyright © 2015-2018 艾叶叶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1201351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