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月的记忆
本文摘要: 不知不觉中,我已度过了四十七个十二月。(公历)因为出生在秋末,因而,一出生就不得不面对将要来临的寒冷的冬天。别的寒冷的月份似乎没多大印象,但是十二月,却有几个让我铭记在心。 1991年12月,那时,市里准备派民工兴修水利,去离家二十里地的地方挖河
广告

不知不觉中,我已度过了四十七个十二月。(公历)因为出生在秋末,因而,一出生就不得不面对将要来临的寒冷的冬天。别的寒冷的月份似乎没多大印象,但是十二月,却有几个让我铭记在心。

1991年12月,那时,市里准备派民工兴修水利,去离家二十里地的地方挖河。村里各组也都分了任务。那时,毕竟是改革开放后的九十年代了,不像从前那样,命令一下军令如山倒。人们的思想也被改得动动手都要讲报酬,处处都斤斤计较。分派任务,也不好分派了。党小组长召开党员会、动员会,人也去得不拿的齐了。现在的人一味的只讲金钱效益,下力干活合着了,干!合不着,不干!

不像从前那样没有选择干与不干的权利。快六十的父亲,因为是党员也说要去挖河。那时,我因为工作不顺在家歇着。因而,说啥也不能让父亲再去下那苦力。那年,我平生第一次与村里的老少爷们一起去干活。只是,劳动中冷不防被身后的一年轻孩儿撩土时,碰伤了自己的左手的小指。从此,留下了抹不去的伤痕。

1995年12月,我忙着我婚前的准备工作。忙着打扮新房,忙着把这喜悦与朋友分享。那个月,我看了些归隐之类的诗词曲,对人生对一切又多了份感悟:“人能受得了自然的清寒冷酷,却受不了人与人之间的清冷淡漠。

人能在困苦时齐心协力,共度难关,却不能共享胜利的甜蜜和快乐这是为什么?主要还是把一切都看得太重太重。人这一生,最好还是平平淡淡,不去为名利而不择手段,只要自己活得开心随意、活得轻松自在而不把自己的欢乐建立在帮别人的痛苦之上。自己就做到了无悔的人生。”12月31日,这是我一生中最难忘的一天。在我经历了那么多曲曲折折情感的磨难之后,终于结束了我的单身生活,与我心爱的女孩一起携手并肩走入婚姻殿堂。

1996年12月1日晚,(那时,我跟着哥哥在郑州打工(哥哥在那包了些水电活儿)。因为哥哥要回许昌,我骑自行车带他去火车站。哥哥坐在车后坐上,车把上挂着一个迷彩旅行包,包里装着一些衣服、一些没用完的电线和一个稳压器。我们走到人民路时车子坐架子开焊了,哥哥只好坐了公交电车走了。我呢骑车西行,不想因为地理不熟,走到乔家门时,我的旅行包的底线开了,包里的东西撒落在地,不想正好有巡逻的感赶到。

我也解释了我们是在这儿打工,一些不用的东西要带回去。但是,我还是被带到了附近的派出所。我无法打通哥哥的寻呼机,只好去火车站找哥哥。还真巧,在二马路哥哥见了我,问我车呢?我说了原由,随后我们一起又到了那派出所,哥哥拿出了施工使得图纸。警务员看了后才相信了我们。不知道如果那天我不是碰巧遇到哥哥,以后会怎样?也许我会舍弃那辆车和那包里的东西,也不会再回那派出所,被当做小偷给关起来。

1998年12月13日上午,那时我跟着哥哥在市交通局工地打工。那天哥哥让我去买一块三合板,我在文峰路一家装饰材料店买了。之后因为只一块儿,不想花几块钱的运费让蹬三轮的拉到工地,只想自己一只手掂着,一只手扶着车把带到工地。不想在前进路中段,想换换手时,碰到了一年轻妇女的耳朵。记不得那妇女是那单位的,随后那妇女给他的同事打了电话,在随后那妇女的老公也去了医院。原来没想着会有多么严重,后来一起去那儿附近的中医院一检查,医生又给那妇女的耳朵做了个小手术。

因为牵涉到一些费用,我当时没敢给哥哥打电话说这事,先给姐姐打了电话,我怕哥哥吵我。姐姐说:“这么大的事你不能不给你哥说,并且你也不是有意的。”随后哥哥去了,那妇女的老公等。我要三千元赔偿费。哥哥给他们讲了我家中的一些情况。(那时妻子快临产了),最后,哥哥给了他们一千五百元,算是到底。说这事儿只是想说:有时你看着是想省几个钱,但往往事与愿违,真是得不偿失。

没过几天,12月22日,妻子去医院做产前检查,医生就告诉妻子说:“你快到时候了,住院观察吧。”之后,我就开始忙着照顾临产的妻子,姐姐、嫂嫂和母亲跑前跑后的给我们买这买那,每天姐姐早早的就给妻子端去做好的鸡汤,和营养丰富的饭菜。12月25日,医生就动员我们做剖腹产,因为当时妻子血压一直居高不下,因而为了妻子,也为了妻子腹中的孩子,我在手术协议书上签了字。12月26日,我的可爱的儿子终于诞生了。

那之前,因为我们结婚几年都没有孩子,很多人说妻子不会生育。我呢,也去检查结果吃了一个多月的药,才知上当了。从此下决心宁可一辈子没有小孩,也不再相信什么医生的鬼话。父母也为我们这事儿操碎了心。因而当得知妻子怀孕之后,我内心在想,不管是男孩女孩,我都一样高兴。毕竟我们有了自己的孩子,不会再被别人笑话我们不会生。那些天父母亲戚都很是高兴,但最高兴的是我的奶奶。因为妻子给她了最终的满足,她终于有了重孙子。虽然她瘫痪在床,但我能体会到她是多想抱抱自己的重孙子呀。那些天里,我和母亲天天在医院陪护妻子,可以说母亲没睡过几个囫囵觉。

2007年12月6日,那天我从东区热电厂工地回家。临下班前,我把领过的没用完的水龙头交给保管员时,保管员说:“你们领过的东西,我不再替你们保管了你自己放着吧”。因为没地方放,我就想着先带回去,第二天去了再拿去。因而放在了我骑的弟弟的电动车的工具箱,不想走到大门口时,正赶上检查,还没来得及给保安说明。保安就以为我是偷工地的东西。截住了我,无论我怎么解释,他都不相信,“谁能证明你不是透的呢”?

我说:我的良心能证明,“这年头谁还相信良心?良心能值多少钱?”随后,我给我们的班长打电话,班长也向他们解释并证明了水龙头是我签了字领过的。但是保安还是下了罚款单,罚了我们五百元钱。随后保安又让我写检讨书,我写的题目是《事情的原委》。天地良心,我不是小偷。我想偷拿几个水龙头何必要放在工具箱里呢。装在身上不就了事了?何况,我不会做那鼠窃狗偷的事,我没什么可检讨的。我只是先把签了字领过的东西拿回去,第二天上班时再用上。可怜那次我被冤枉成了小偷。

2010年12月16日,没想到这个夜晚的一场车祸,改变了我妹妹的下半生的命运。那天夜里十点左右,外甥女骑电动车从街上回来,走到后张庄路口,被一辆黑色轿车撞倒后司机逃逸,外甥女给妹妹打电话。妹妹急忙赶到出事地点,好在外甥女没什么大碍。妹妹帮外甥女收拾好散落的东西,往车把上挂包时,不想被一酒后驾驶的青年骑着摩托在身后撞了一下,造成妹妹的右脚粉碎性骨折,胸部头部都有不同程度损伤。妹妹在重症监护室昏迷了一个星期后终于醒来。只是,从今以后妹妹无法再像从前那样来去自如,轻松走路。至今三年了,妹妹还只能拄着双拐艰难的走自己的路。

十多年前,(2001年)父亲因为疝气做了一次手术。前些天出白菜时,父亲和母亲告诉我说:自从耩麦之后,父亲的疝气又犯了。昨天弟弟把父亲拉到了医院,哥哥说明天(12月16日)要做手术。今天中午,趁儿子歇星期天的空儿,与儿子一起到医院看望了父母。明天,父亲就要再次被推进手术,衷心祝愿父亲早日康复!

(12月16日到十八日,与母亲一起在医院照顾手术后的父亲,说真的,自从长大后就再也没有与母亲同睡一张床,没想到几十年后,会再次与母亲同睡一张床,与父母在一个屋里共度三天三夜。虽然是在医院,但这三个夜晚却是一生的记忆。)

我的十二月呀,就是这么的让我难忘。(2013年12月18日写)

    0

    精彩图文

    在线点评

    头条聚焦

    热点推荐

    艾叶叶小说网:(www.aiyey.com) 校园小说、 言情小说等在线小说阅读网站,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QQ1876343141

    Copyright © 2015-2018 艾叶叶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1201351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