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不住似水流年。逃不过此间少年
本文摘要: 如花美眷,抵不过似水流年; 翩翩少年,拗不过世事沧桑。 昭华易逝,红颜易老,当时戏言成誓言,往复间,三生石前空对月,奈何桥头待千年。 几次灯火醉流年,几次江畔意阑珊?繁华人世三千,一念成错,红颜老;一念成悲,心苍凉。 空恨江山无限,不及美人一
广告

如花美眷,抵不过似水流年;

翩翩少年,拗不过世事沧桑。

昭华易逝,红颜易老,当时戏言成誓言,往复间,三生石前空对月,奈何桥头待千年。

几次灯火醉流年,几次江畔意阑珊?繁华人世三千,一念成错,红颜老;一念成悲,心苍凉。

空恨江山无限,不及美人一眼。错落红尘间,那一眼,叫望眼欲穿。雪落额前,是谁的寄念,这寄念,是思、是怨?一笑岁月老,一笑红尘散,残花坠地已几年?点点落红间又是谁的泪未干?一曲离殇葬曲埋情,在相逢,只作故人偶遇在陌路。

爱,如果只有一瞬;恨,将会持续一生。是岁月无情,还是人无情,为何将那缠绵恩怨写到永远。一曲《落花叹》,一曲《广寒月》,自艾自怜,为何爱要这般难堪?轻叹人生如戏,梦里梦外,孰是孰非?

忆,往事如风,落叶飘,一季又一季,是谁在老?微语,如梦红尘,怎留那红颜一生?

谁言休相忆,谁又在描那素衣女子作陪?水墨轻染,笔锋轻颤间,红颜重现。纤纤玉指拈残花轻叹,似有万千郁结,素袖盈动,一身白衣似雪,回眼眸,眉眼盈盈,含娇待嗔,风情万千醉了风月。

暮然回首,长亭落叶飘飘,纸上玉容已湿。昔日伊人已去,空留相思三尺,翘首以望天尽头,千古明月知相思。远水粼粼,独见重山后又重山,悲亭外悲亭,何来踏梦归来人?

许她一世柔情何去?浮华人世带走,花红不过百日,情怎能到永远?默哀世事艰辛。

图一朝繁华,却葬一世柔情。

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执着坚守这梦中的留恋,凄然诉尽这岁月中的往复。提笔蘸墨,一词一曲,荒芜了我的年华。回忆的泪水,溶稀墨迹,轻沾墨香,嗅流年过往间,丝丝缕缕相思缠。指间落发,坏绕心间,红尘无痕划去多少余年?

岁月悄悄苍老间,那谁的脸还未变,纵有万水千山,却再也寻不到红颜一眼。阑珊归路残花满,若时光倒转,只道当时相遇时寻常见。

成殇的年华、成殇的岁月、追忆成殇往事,叹息连连。

花好月自圆,花残月自缺。随风流转的片片落叶,有一片落在了谁的指间?上面刻的那张脸,风蚀了多少天?醉红颜,莫在正是繁华时凋零,纵使万千不愿,也让我看一眼。

一盏离愁酒,洒在了湖畔,又见明月夜,牛郎念织女永在天的一边。

我忆红颜,万千世界,却无处可念,并蹄莲生鸳鸯也羡。

我忆红颜,如风四季,生生世世,唯剩泪连连。

沾水中月,一滴清泪碎了相思月,江心水无痕处,寒烟笼着多少愁,不堪裁剪的清梦,缕缕夹着苍老的苦。

沧桑年华日渐老去,红颜醉倚阁楼再待谁?红尘迷梦,岁月翻转,那日日思念的脸是否也已枯瘦?

花落了几回?叶埋了几尺?红颜老去,我心也悲,润笔轻颤,描你一世容颜在心畔永不老去。

如花美眷,抵不过似水流年,弹指即逝的岁月,埋了相思、葬红颜。

红颜莫悲,千山万水之外有人惦念。

红颜莫叹,春秋轮回之间有人等待。

    0

    在线点评

    艾叶叶小说网:(www.aiyey.com) 校园小说、 言情小说等在线小说阅读网站,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QQ1876343141

    Copyright © 2015-2018 艾叶叶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1201351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