抚摸缪斯
本文摘要: 抚摸缪斯﹝ 散文 ﹞ 龙天尧 抚摸缪斯是在一个寒冷的冬夜。 那时我 寂寞 地坐在清冷的灯光之下,正专心地读着朱自清、郁达夫,读着许地山、林语堂等大师的时候,缪斯就微笑着从那本厚厚的史书里向我走来,她很美丽,母亲一样温暖而慈祥地微微笑着,我这才 感
广告

抚摸缪斯﹝散文

·龙天尧

抚摸缪斯是在一个寒冷的冬夜。

那时我寂寞地坐在清冷的灯光之下,正专心地读着朱自清、郁达夫,读着许地山、林语堂等大师的时候,缪斯就微笑着从那本厚厚的史书里向我走来,她很美丽,母亲一样温暖而慈祥地微微笑着,我这才感悟到为何亘古以来大师们总把一切神圣的事物都比喻为母亲的缘由。在我深情凝望缪斯的时候,缪斯就仿佛母亲一样慈爱地抚摸着我的头颈,然后又握紧了我冰冷的双手,抚摸缪期母亲一样柔柔而温暖的双手,就有一滴叫做眼泪的液体滴落在我的手背之上……

多年前也是如此一个风沙漫舞的冬夜,当我重新走过朱自清先生曾经走过并写下经典名作《荷塘月色》的那亩荷塘时,就有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迎我而来,她以为我是一个流浪的卖艺人,于是便闪着一双风情万种的媚眼千万百计勾引着我,她说只要我能与她同床,就有荣华富贵的滋润可享,然而,我始终没有应诺她的企望,因为我知道,一个童子失去的有远比初夜更为神圣的灵魂,更何况,在自然界中,最鲜艳的东西其实往往就是最险毒的,比如色彩斑谰的蕈子等等。果不其然,这个浓妆艳抹的女人之所以勾引我,其险毒就在于她要让我失去肉体的同时,放弃对缪斯的爱恋而变为听任于她摆布的面首。而对于那种诱惑的坚守,其实就是对每一个灵魂的考验,因为蠢人装出聪明的样子,狡猾者装出迟钝的样子,阴谋者装出无私的样子,骗子装出诚挚的样子……对于得不到我肉体的那个浓妆艳抹的女人,在恼怒离开我时冷冷地丢给我几个文字:写稿的人是痛苦的人生,创作如是一种业余爱好是美妙的,而一旦成为职业便是一种痛苦,你能忍受那种与清贫结伴而来的寂寞与痛苦吗?

我始终坚守心中的盟誓,一直没有背叛对缪斯真诚的挚爱,我知道,当我选择了这种神圣的爱恋,我也就同时接受了与清贫结伴而来的寂寞与痛苦,即使在那个浓装艳抹的女人最终得不到我,而一定要以占有我的肉体为大快而强奸了我的肉体,我的内心流着痛苦血泪的岁月,我依然坚守心中的这种盟誓。其实,少了那种痛苦的经历,也就少了涅磐的辉煌。

后业我认识了一位大师,大师对我的不幸有了很多哲学般的思考与感悟,他于是在一篇很着名的文章中这样写道:生活并不是公证的,它常常象个昏君,赐福给恶习徒之辈,却降灾难给忠于它的人们。有的人不费举手之劳,却往往能获意外之财,终身享用不尽,而有的人一生勤奋不已,却被贫病纠缠。无能之辈可以飞黄腾达,而辛勤耕耘之人却终生伏于社会的底层,承受着清贫与痛苦的煎熬……

某日,大师对我的月薪竟然远不够买一套急需的用书时,他除了对这种现实郗觑不已之外,就只有喟然长叹了。那时大师已经病重躺在了医院的病榻之上,当我用卖血的几个铜板买了一束鲜花放在他的枕边时,大师就第一次流出了眼泪。大师缓缓而颤颤地说道:中国的文人是最清贫的,但倘若没有他们,我们的生活就没有了色彩。古人说:时因酒色亡家国,几见诗书误好人。中国的文人深知没有艺术的生活是野蛮,没有知识的生活就是没有香味的玫瑰花。所以,他们为了生活的不再惨白,甘愿牺牲一切去收获充实的灵魂。

我愧疚地对大师说道:可是,我至今依然一无所有……

大师于是就握着我的手说道:鸟美在羽毛,人美在学问。自古以来科学家为人类留下的是智慧,作家为人类留下的是一本本好书……当然,贪官污吏者为人类留下的是一堆堆行尸走肉,而男盗女娼者为人类留下的就仅仅只是一滩毫无价值可言的精虫而已了。所以,一切事物的过程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却是通过那个过程你为人类留下了什么?!

后来大师在医院的病榻之上并没有走完那一年的四季,他研究了一生的学问依然一贫如洗,依然重蹈前人的覆辙:那些被人们尊称为白衣天使的护士,仅为大师的身上不可能再有那种叫做钱的东西,就终于很残忍地从大师身上拔下了延续大师生命的那一支针头……

于是,在那个寒冷的冬季,涅磐的大师就和朱自清、郁达夫、许地山、林语堂等大师结伴迎着冰刀霜剑离我们远去了,那是一些为人类留下智慧和色彩的灵魂!而凝望大师们穿一身打着补丁的青灰色长衫远去的身影,就有一颗颗叫做眼泪的液体再一次滴落在我的手背之上,那时,缪斯就仿佛母亲一样慈爱而又轻轻地为我拭去泪痕,她把一支五彩的笔放在我的手上,然后微微地笑着对我说道:所有的不幸都不会长久,就如这个寒冷的冬夜将要远去,温暖的阳光将要重现一样,希望总是有的……

……醒来了,我才发觉那竟然是一个梦境!那时天边已出现了几颗难得一现的小星星,它们在灰朦朦的夜色里对我闪动着一双双好奇的眼晴,我知道它们似乎很想知道我的故事,但我却不知道我究竟要告诉它们一些什么,因为直到现在,我依然不知道我的故事是很无奈还是非常精彩。

抚摸缪斯的过程很苦很累也很无奈,但我却一生无悔对缪斯这种真诚的抚摸,即使在朱自清等大师身穿补丁的青灰色长衫迎着飘舞的雪花和刺骨的寒风向我走来的时候也依然如此……

?电话13769370199

电子邮箱:lty13769370199@yahoo.com.cn

    0

    在线点评

    艾叶叶小说网:(www.aiyey.com) 校园小说、 言情小说等在线小说阅读网站,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QQ1876343141

    Copyright © 2015-2018 艾叶叶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1201351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