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左走,向右走
本文摘要: 日子游走的真快,不觉已走到五月尾。太阳越来越暖,尽管明媚的光线依旧柔和,并不是很夺目,但已咀嚼得出夏天的味道了。春天总是那么轻那么短,来得迟去得快,像极了赶路的行者,步履匆匆,只留一个浅浅的背影慢慢回味。春末夏始,风儿也乱了最初的纯真,杂
广告

日子游走的真快,不觉已走到五月尾。太阳越来越暖,尽管明媚的光线依旧柔和,并不是很夺目,但已咀嚼得出夏天的味道了。春天总是那么轻那么短,来得迟去得快,像极了赶路的行者,步履匆匆,只留一个浅浅的背影慢慢回味。春末夏始,风儿也乱了最初的纯真,杂乱的心思忽左忽右。好在,一股股麦香扑鼻而来,原来六月也是一个收获的季节,一样的令人期待。

天气不错,是近几天来少有的风和日丽,一场孕育了几个时日的春雨怕是早已夭折在五月的腹中。有些遗憾又有些欢喜,很矛盾。怎么说呢,最近心情一直在打烊,心也懒,身也懒,尽管思绪时不时的信马由缰一番,指尖也忽而游离键盘左右,但始终没有花心思把自己五月杂乱无章的文字挂上屏来。

一直渴望邂逅一场五月的细雨滴答,唤醒自己慵懒的思绪。尤其在这样的午后。

撑一方晴空,编织一份紫色心情,送给五月的自己。

倾城凭雨落,轻溅润流年。给思绪梳妆一份美丽,揽了滑落的丝丝雨滴跳舞,就在轻轻擎起的一片属于自己的紫色天空下。蓬松的卷发,超柔的木代尔白色吊带,罩了浅桃红的七分袖细棉线小衫,黑色的紧身裤。其实更喜欢配一款碎花的及踝长裙,自己的身材会被拉的修长些,或许更淑女些吧。可是五月的雨应该还泛着浅凉,不敢儿戏自己的身体,何况膝关节的伤痛隐隐还在。光了脚板,日本木屐一样的鞋子与湿漉漉的柏油路摩擦,清清脆脆的,是这清凉的雨丝中最动人的乐章。

很喜欢这份随心恣意,把自己扔在五月长长的街头,昨天的繁华喧嚣早已被细雨敲打的偃旗息鼓。于是,清清静静的雨中,安安静静的走着自己,恬淡了记忆……远远地,你的身影出现在长街的尽头,那么熟悉却那么遥远。静静的凝望,你应该还是走时最初的模样,因为我的记忆从不曾改变过。

细雨滴答,在五月的晴空上,是谁在倾情吟唱那首戴望舒的《雨巷》。你可还记得那个结着幽怨的丁香一样的姑娘,你可还记得你我最初相遇时那深深的雨巷。回眸,仿佛就在昨天,一把油纸伞撑开天和地的相遇,同时也一并撑开了你和我的距离,咫尺天涯路。转身,你向左我向右,红尘里擦肩,记忆里恒远。

雨巷深深深几许,思念长长长几度。

鸟儿翩跹在枝头,调拨一曲五月末的情怀。清冽的天空,蓝天白云,阳光妩媚却也娇柔,五月,谁把最美的光线临摹,惹得春风也含情脉脉。

下雨是因为云哭了,那么晴天是因为云笑了吗? 就像这样的午后,云那么静那么轻,闲散的垂在天边,心事若有若无的,又有谁能猜得透呢?晴也罢,阴也罢,哭也好,笑也好,不过是人为的释放一种情怀吧,是一纸最真的心情晴雨表。

门前的路终于要修了,几台庞然大物轮番上阵,轰轰隆隆,震耳欲聋的。曾经的坑洼不平变得更加惨不忍睹,面目全非。翻,挠,碾,轧,一遍遍的工序下来,一些陈旧的记忆被掘地三尺挖出来,像出土文物似的陈列在路边,成为名副其实的建筑垃圾,默默的等待着命运的转折,亦或是终结。

这条路来来回回的不觉间竟也走了十年,在我的脚下。记忆中应该是02年的初夏,比这时稍晚个把月吧,欢欢喜喜的迁了新居。从无到有,一份最真的感受。整整十年的光阴,想来犹似烟花,竟然也是如此的易逝。十年,可以改变的太多太多,有太多的繁花胜景早已成为心底的风景,成为记忆的路标。想想自己消耗十年的光阴去做一场梦,不想无意中却丢失了最真的那个自己。似乎不值,怎奈,却是一份心情的皈依。不说自己也罢,眼前只欣慰于儿子的成长。

那个曾经哭着撒泼打滚,死命的赖在自己怀里不肯去幼儿园的小淘气,用十年的时光把自己修炼成一个花季少年,老师眼里的得意门生,同学们口中的‘大聪加大懂’。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喜欢陪儿子看江苏台的“一站到底”,一档很益智类的节目,嬉笑间让你博览天下知识。每每此时,儿子都很投入的真的像站在擂台上的一员,许多题我闻所未闻,他却出口即来,我膛目结舌之余,不觉惊叹于儿子的成长。

儿子的学校终于敲定,一所离家很近的中学。交了预付款,拿了一纸小小的准考证走出学校的大门,这才发现,校门前的公路宽阔又平坦,一颗心渐渐地萌动。想想,二十年前,自己就是在这里走出去,振翅飞走的。是的,它是我的母校,那么熟悉的知识殿堂,有太多我零零散散的记忆,学生时代总是那么美好,让人忘怀。

转眼二十年,应该是生命中一段不短的历程,自己成熟的同时母校也在成长。它早已从曾经的灰暗青涩演变成今日的阳光伟岸。自从走进五月,儿子小升初的择校问题就挂上眉梢,一直困扰在心头。我的母校仿佛一直在考虑范围之外,或许是自己眼光过高,从没正眼用心的去衡量它存在的价值,也或许太熟悉,才漠视了它的光彩。

儿子聪明睿智,可以走推荐指标,去一等一的中学就读,应该是很令人动心的鱼饵。可是距离是最大的隐患,家在城东,学校在城西,跑校不可能,短时间内迁居更不可能,只有住校是最好的解决方案。可是儿子毕竟还小,不想过早的放手任其去兀自成长,何况儿子也不想现在就把自己禁锢在学校的大门之内,从心底里还贪恋家的温暖。再有稍逊色点的,名气虽大,却是最老套的应试教育,没有一点素质教育的基因,应该是一种纯压榨式教育吧。思来想去,权衡利弊,忍痛割爱,一一放弃了。

这时,我才注意到母校的成长,它早已不是我读书时的模样,已成为本市小有名气的一所中学。虽然不占熬头,却也算得上是佼佼者了。一切仿佛都在蒙蒙之中,又在意念之外。我曾经的母校,二十年后儿子走进去,一样的母校却是不一样的品味。

其实,学校不过是一竿小小的竹蒿而已,掌舵的永远是自己,是否能乘风破浪,观赏到彼岸最美丽的风景,都要凭自己的努力。就像我们脚下的路,可以向左走也可以向右走,或许很多时候只能选择一条。但既然选择了,不管向左还是向右,只要怀揣着一份梦想上路,扎扎实实的走下去。即使路上不曾遇到花开,也应该有碧草依依的芬芳,也就不枉一路的跋涉,因为最美的风景一直都在走过的记忆里。

    0

    在线点评

    艾叶叶小说网:(www.aiyey.com) 校园小说、 言情小说等在线小说阅读网站,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QQ1876343141

    Copyright © 2015-2018 艾叶叶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1201351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