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的村居
本文摘要: 村口一座石拱桥,桥面的弧度舒缓而柔美,似动感的音符。青石板被岁月履痕打磨得平滑如镜,与碧波粼粼的流水交相辉映。过桥,迎面耸立几棵古树,或银杏或枫杨,粗细参差,高低错落,枝叶宽展,树阴蓊郁。沿溪水望去,或许古树掩蔽两岸,虬枝傍水,盘根依河。
广告

村口一座石拱桥,桥面的弧度舒缓而柔美,似动感的音符。青石板被岁月履痕打磨得平滑如镜,与碧波粼粼的流水交相辉映。过桥,迎面耸立几棵古树,或银杏或枫杨,粗细参差,高低错落,枝叶宽展,树阴蓊郁。沿溪水望去,或许古树掩蔽两岸,虬枝傍水,盘根依河。溪水弯处,消失成连绵的草滩,几只草鸡闲情觅食,一群山羊低头吃草,水牛则懒卧水波。透过树阴,山形隐约,峰峦奇秀。而山的怀中,树的身后,溪的岸边,就是一座座一排排粉墙黛瓦马头墙的村舍。伫立村口,感觉中是古树的苍老、安谧和斑斓,与石桥流水畜禽一起氤氲出一股渗透在草木屋舍间的和谐神韵。

这仅是村居的外观。走进去,村街里也有溪水,从墙脚、屋角、门前、院落里汩汩流淌,不舍昼夜。青流如带漾涟漪,家家门前有溪泉,人就生活在山泉叮咚鸣唱的氛围里。溪水之畔,宜亭设亭,宜廊置廊,水绕屋,楼傍水,绿树摇曳,光影交织,疏窗而高基,点石而临池。层楼叠院之间,条条巷弄幽深雅静,纵横交错,粉墙嵯峨,墙缀透窗,地铺石板,移步换景,宛若迷宫。巷弄中,偶有拱门或过街楼点缀,置身其间,明暗虚实,似隔似断,朝晖暮雨,倩影浣纱,红掌戏波,涤荡得人心畅意舒,陶陶然眼宽博远。

随意走进哪一家庭院,石桌石凳,鱼池水井,花卉果木,或假山流泉,廊间厅台,粉墙漏窗,内外交溶,予人无限遐想。无论哪一幢建筑,都以整体协调的聚合设置,展示出宗法家族孝悌伦理观念和福禄财禧的民俗文化内涵。建筑以天井院落为主,以走廊、花墙围绕主幢建筑,通过弄、廊、门组成形态各异的捷径动线,栏板扇门通透分隔,栏杆修直,廊曲室静。有的人家还利用巷弄夹角之地,设小厅堂、小书房或小楼雅室,高脊飞檐,小巧玲珑。厅堂正中,垂挂着大幅中堂画轴,题材大多以山水花鸟或治家格言为主,左右两侧挂名家书法楹联。下置长条案桌,摆放自鸣钟、东瓶西镜、帽筒瓷瓶诸器皿。厢房之中,也多挂字画、楹联,里里外外展露出礼教修家、诗书育人的风范。

最迷醉人的,莫过于触目而及的雕刻,木、石、砖,惟妙惟肖,巧夺天工。木雕多用于房梁、斗拱、门窗、栏杆及桌椅凳案,石雕多用于门窗、桌凳、梁柱及牌坊石塔桥碑,砖雕则多置于门罩、贴墙牌坊、屋脊上的人字封檐、庭院漏明窗以及隐壁、照壁上。雕刻须细赏,方得其中意蕴。无论是花卉果木,还是飞禽走兽,抑或人物风情,坐站行止,奔行腾飞,回眸顾盼,翘首呦鸣,远观层次分明,凹凸起伏,光影清晰;近看须眉毕具,动静神韵如生,刻画细腻入微,必达栩栩如生之境。

而村后是最天然的,但见满目青翠,修竹凌云。“绿竹入幽径,青萝拂行衣。”置身于此,便产生了人于草木的诉说之情,那种从竹节里生发的清香,簌簌地响,招引人情不自禁地要挖一株春笋,配上咸肉菜饭,香变成了油,抹亮了嘴。

这就是日常的、诗意的古微州村居。从第一次踏进,第一次感受,第一次品味起,就成了注入血脉里的吸引和记忆。

    0

    在线点评

    艾叶叶小说网:(www.aiyey.com) 校园小说、 言情小说等在线小说阅读网站,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QQ1876343141

    Copyright © 2015-2018 艾叶叶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1201351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