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我在北方等你
本文摘要: 门外楼旁,随风摇摆的垂柳白杨,经历了一个夏季的生命勃发,终将在秋声里逐渐凋敝,而那渐弱的蝉鸣,渐响的秋风,恰似一曲离歌。看到了一季生命的枯萎,寻找着生命留下的痕迹。 阳光变得温柔惬肤,在不经意间催老了生命。早早的被乡村的鸡鸣犬吠声叫醒,披衣
广告

门外楼旁,随风摇摆的垂柳白杨,经历了一个夏季的生命勃发,终将在秋声里逐渐凋敝,而那渐弱的蝉鸣,渐响的秋风,恰似一曲离歌。看到了一季生命的枯萎,寻找着生命留下的痕迹。

阳光变得温柔惬肤,在不经意间催老了生命。早早的被乡村的鸡鸣犬吠声叫醒,披衣出门漫步于乡间小路,深呼吸,感受一下初秋过后微凉的空气,顿觉耳清目明。一缕金色的阳光跃过地平线,穿过雾霭,投射在黛瓦灰墙上,亮得有些刺眼。闭上双眼,静静地站立,享受阳光,一股暖意流淌在身体上,让人品味着被阳光熏醉的感觉。鼻子里飘进了炊烟的味道,那是木柴燃烧后的气味,是远居城市永远无法体会的人间烟火味。炊烟聚集在乡村的上空,是一片乡下特有的人间烟云。

屋后一株枣树,如今已挂满了枣子。横斜的枝杈一半伸到了墙外,红了半边脸的枣子还带着没有退去的晨露,忍不住伸手摘下几粒,放到口中咀嚼,甘甜的味道占据了你的味蕾,让你还想再去采摘。无论枣树是谁家的,你尽管摘来,枣树的主人不会有任何的抱怨,甚至还要再给你摘上一兜。听到你夸赞枣子很甜,枣树的主人会很欣慰,尽管枣树的主人会是一个乡下老头,或是乡下老太,满脸的皱纹如同枣树皮,可每条皱纹里都带着笑。他(她)们体格健硕,虽然岁月侵蚀到了肌肤里,骨骼却如枣树的枝条,坚硬结实。从满脸的皱纹里,看见了时间的无情,也看到了人心的善良。

沿着曲折的小路,去东边的山梁走一走。路边的野草微微有些泛黄,叶子上滚动着晶莹的露珠。从草丛间趟过,露珠滑落在脚上,湿了鞋,湿了裤管。满地的蒲公英高举着一个个白色的绒球,随意折下一个,用嘴一吹,无数个小降落伞随风远航。那是无数个飘飞的梦想,也是一季生命的希望和延续。

山坡上满是玉米地,风吹过,叶子唰拉拉的响,远望去一波绿水在山坡上起伏流淌。玉米樱子已经干蔫枯萎,翠绿的皮也已变成了黄褐色,凑近了可以闻到玉米的清香。不禁想起了小时候最爱吃的烀玉米,或是用炭火把青玉米带着皮烤熟,柔软中带着韧劲儿。想到这儿,早已勾起了肚里久违的馋虫。在城市,也有卖烀玉米的,可怎么也吃不出小时侯的味道,一种在城市丢失的味觉,再也找不回来啦!玉米地会间种几垄黄豆,既保证了通风,又得到了一地多产的效果。此时的黄豆荚已经颗粒饱满,也是煮青豆的最佳时候。儿时,会和几个小伙伴,偷偷地到谁家的黄豆地里捋来青豆荚,用衣襟兜着,跑到山坡下。架起两块石头,在石头中间点起柴火,把偷来的青豆烧着吃,吃得满嘴黑乎乎的,而那种味道是儿时特有的,暂且把它说成是偷来的味道吧!回到家里,有人告状,也会免不了被家长打屁股。可烧青豆的味道却胜过了挨打的滋味,至今留在记忆里。

阳光移到了头顶,我也信步来到了山梁上。回望整个乡村,披上了金灿灿的阳光,好像在重温一个遥远的梦,抬眼看到,伸手不及。空气逐渐温暖,道路变得清晰,村庄被周围的庄稼地包围着,道路又把村庄分割成条条儿块块儿,那是儿时成长的摇篮,是少年时玩耍的天地,是青年时最想逃离的地方,如今又是现在的我好想回归的地方!秋意渐浓,曾经美丽的相遇都停留在美好的记忆,容颜不再,物是人非。最寻常的爱情,挂在嘴边的缠绵,都再难以启齿,“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多想邀你也到北方看一看,看一看生我养我的地方,也看一看淳朴的民风,纯净的大自然。

夕阳落下无声,夜来的寂静。不知何时起,又有些许风声轻叩着窗棂,推开窗,把徘徊在夜里的风放进了屋里,阵阵凉意告诉我,秋天就在窗外。挽住一袭秋凉,放在一杯氤氲的酽茶中喝下,秋的味道在口中久久回味,那是一饮而尽的痛快,似凉还温的惬意,多像人生的情,温温的无限绵长。

在灯下,敲打着键盘,伴着秋凉,循着记忆,把走过的人生慢慢梳理,一腔情愫诉之文字,只想在生命的秋天,折一束月光当作信笺,寄给遥远的你,里面有“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的彻骨感慨,也有“欲寄彩笺兼尺素,山长水阔知何处?”的落寞,还有“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的祈愿。

很想和你说:秋天,我在北方等你!

    0

    在线点评

    艾叶叶小说网:(www.aiyey.com) 校园小说、 言情小说等在线小说阅读网站,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QQ1876343141

    Copyright © 2015-2018 艾叶叶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1201351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