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里的流年碎影
本文摘要: 初秋的几场雨,带走了离离暑气,那风已袅袅中有一丝凉意了。清晨,坐在店铺里,已可以不用风扇了,因有一阵一阵的凉爽清风穿堂而过。常常,静静的坐在小桌前,等风轻柔地拂过周身。偶尔,风翻开了闲置在桌上的书页,无人,无事时,清风,你来,正好可以教你
广告

初秋的几场雨,带走了离离暑气,那风已袅袅中有一丝凉意了。清晨,坐在店铺里,已可以不用风扇了,因有一阵一阵的凉爽清风穿堂而过。常常,静静的坐在小桌前,等风轻柔地拂过周身。偶尔,风翻开了闲置在桌上的书页,无人,无事时,清风,你来,正好可以教你认字。

小区的路边,谁家主妇开垦了一块菜地。那一畦菜地应着节气,栽了西红柿和辣椒。西红柿叶子在这秋天里,一天一天枯萎了。可那十几株辣椒枝叶,却水灵乌绿地生长着,那叶子下结着或大或小的辣椒。这几日经过时,发现有些辣椒苗竟然开出小小白白的花儿。心底真是喜欢着这一畦菜地,每每经过,都要多看几眼,看开在绿叶间低眉开的小辣椒花。它多像乡间的女子,只默默然开在自己的天地里,淳朴而微美。

这一块菜地牵动着心底的柔软,故乡,那小村庄前,母亲也有一方小菜地。记忆里,夏天,放暑假,吃罢早饭,母亲就会吩咐我去摘些时令的蔬菜。有时,怕热,天大亮时,我就会提着小竹篮子,沿着羊肠小道走进绿色的天地里。清晨的小路边,野草茂盛,且含着露珠,一眼望去,原野像一片绿色的大毯子,鸟儿,在这个枝头,那个枝头,遥遥相对着唱着歌。而一个小女孩正走在小路上,一会看看小野花,一会看看枝头的小鸟,心情亦是开心的。菜地终于到了,弯下腰,细细找找藏在叶子下的大个辣椒来摘,摘个十几个够一顿吃就好。摘完辣椒会摘茄子,摘茄子真得要小心,因那茄根有刺,小手给扎过无数次。哦,再看看可有长大的菜瓜,如果有肯定摘一根。等菜都摘好了,走出来一看,那凉鞋、裤子都被露水打湿,脚上也会沾上泥巴,于是走起路来,滑滑的。好在,不远处,有一个藕塘,可以去那里洗洗手脚。

夏日的荷塘,真是:“莲叶荷田田,鱼戏莲叶间”。一片又一片的圆圆的荷叶,挤挤挨挨长满了一莲池。清晨,那荷叶上还有露珠儿,正看着呢,一只趴在荷叶上的青蛙忽然跃入水里,吓人一跳。七八月间,正是荷花盛开的季节。这一池荷花才露尖尖角时,尖端是粉红色的,清晨全开时,那花瓣也有一层粉色,等到傍晚则变成全白色。这池塘四周还栽了许多的柳树,此时,杨柳枝依着水面,随风飘飘然。

小小的我会寻一浅水地,把凉鞋洗净,脚丫也洗净,再把那一根新摘的菜瓜洗洗,选一处阴凉地,坐在草地上,美美地吃了起来。这一处,真是夏日,清凉地啊!可惜,那一荷塘,那一块小菜地现早已不在。那些美好的景色只能留在走远的流年时光里。

清秋,早上上班时,阳光已不那么火辣,可以不用打遮阳伞了。楼道边一株枣树,枝头的枣儿已微微红了,不曾期待要摘它来吃,可以每天这样看着它们挂在枝头,心里亦是踏实的。原以为,秋天,是不会遇到花开。可是,马路边,低矮的草地上,这时节开出许许多多,白色的小花儿。晚上与女儿散步时,也摘过一朵来闻,没啥香味。可是它美美地开在那,已经很欢喜,只是我是不知道它的名字。此后的日子,想好好认识一些花。因为我是一个爱花的女子,与其活在这世上与人纠缠,不如与花缠绵。春天,看桃花,樱花开在窗外,开在一个女子的文字里,一片暗香。远方的友人,老说我的文章,怎么老写花花草草。可是怎么办呢,心性使然,一介女子的心里眼里,都是那些普通的花花草草,四季,它们带给我不一样的愉悦心情,即心中有绿,出门见绿。一个人的心里没有绿色,没有花香,活着多枯燥啊。我从山村草木间走出,心必然想回归山林草木,那是我生命的原乡。

立秋后很多天,窗外的树木没多大变化,依旧碧绿地挂着一树的叶子。可是那天空,已变得,高而蔚蓝,蓝天中的云亦是更加洁白。它们随风变着形状,时而像动物,时而像山峰,时而像白白的棉花。心里好喜欢云朵,也写下多首关于云朵的诗歌。一看到白云在天空飘,那灵魂就想跟着它去流浪。

秋天晴朗的夜晚,夜深时,关了灯,拉开窗帘,躺在床上,可看见,一弯新月挂在窗外。树影婆娑着,爬上窗台。静守红尘一隅,听,纺织娘在草丛里低吟浅唱,心已慢慢沉寂。今晚,窗外,有月光,有婆娑树影,有秋虫吟唱,岁月已静美如画了。随手采一片月帛披在身上入睡吧,睡梦中的女子,已化身一株植物,长在岁月河畔边,终于回到生命的原乡,不再离开,欢喜安然。

    0

    在线点评

    艾叶叶小说网:(www.aiyey.com) 校园小说、 言情小说等在线小说阅读网站,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QQ1876343141

    Copyright © 2015-2018 艾叶叶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1201351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