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笑把忧伤宽解成了生活
本文摘要: 出了地铁口往上走向天桥,你一步一步的提着行李箱在楼梯往上走,我提着提包跟在你身后,我羞涩的没勇气去替你拎行李箱,只能在你身后有一种保护你的 欲望,你长长的头发,穿着一件微蓝的上衣和一条蓝色的牛仔裤。夕阳下的天桥上,东西向的火车从我们身边擦肩
广告

出了地铁口往上走向天桥,你一步一步的提着行李箱在楼梯往上走,我提着提包跟在你身后,我羞涩的没勇气去替你拎行李箱,只能在你身后有一种保护你的 欲望,你长长的头发,穿着一件微蓝的上衣和一条蓝色的牛仔裤。夕阳下的天桥上,东西向的火车从我们身边擦肩而过,南北向的火车在我们的脚下交叉而过,在过 马路的时候,我看见了你的侧脸,原来你是那么温柔漂亮的女生,触动的内心看着你走过马路,这是我内心保存的纯净记忆。

 

你走了,我的内心像割破了苦胆,原来以前说好的,在以后可以因为一口气而改变。我站在泄洪的闸口,这咆哮的洪水就如在我的心口迸射,原来问君能有几 多愁,是这样半死不活的的滋味。我站在乌云密布的树林下,看着河里一道道密布的丝网,原来爱一个人,注定会撞上一张相思的网,就像那网上的鱼挣扎至死,你 也看不见一滴泪水。

我坐在轮椅上仰望南天,听着我五岁大的儿子对小狗说,别动,要勇敢,他正在给他受伤的小狗处理伤口,他用剪刀剪掉破皮处的毛发,然后再贴上膏药,你走了,他的陪伴已成为我伤口上的狗皮膏药。他也是一个淘气的小孩,这会儿他又在一个一个的捏爆那气泡垫,就当作是给空荡思念的 一个回响,又像是在捏爆每一次的思念。他也是一个可爱的小孩,有一次他推我去玩的时候,突然下起了雨,我打着黑伞把他揽在我怀里,可他感觉到我的腿被他压 的颤抖,他就是要非要下来站在我旁边,把你看作是飞过我身边那只蝴蝶的眼睛,你是否也觉得这一幕很凄美。他也是一个勇敢的小孩,你不在他身边,他有很多时 候都是受惊吓,这个月夜我把他一个人扔在十字路口,我一个人躲在桃树下,他撕喊着爸爸爸爸,我心如刀割就像人割开那桃树的皮取那桃树的眼泪,你知道他的勇 敢是这么练出来的吗?这一刻我真的很疼,因为他还会为我擦拭泪水。你走了,我领悟这比阳光更温暖的爱。你走了,我深深陷落那思念的围城走不出来,谢谢儿子 的微笑把这份忧伤宽解成了生活,这微笑就像海边的棕榈树,也是我们曾幸福的标志。心潜入平淡,该来该往顺其自然。

出了地铁口往上走向天桥,你一步一步的提着行李箱在楼梯往上走,我提着提包跟在你身后,我羞涩的没勇气去替你拎行李箱,只能在你身后有一种保护你的 欲望,你长长的头发,穿着一件微蓝的上衣和一条蓝色的牛仔裤。夕阳下的天桥上,东西向的火车从我们身边擦肩而过,南北向的火车在我们的脚下交叉而过,在过 马路的时候,我看见了你的侧脸,原来你是那么温柔漂亮的女生,触动的内心看着你走过马路,这是我内心保存的纯净记忆。

你走了,我的内心像割破了苦胆,原来以前说好的,在以后可以因为一口气而改变。我站在泄洪的闸口,这咆哮的洪水就如在我的心口迸射,原来问君能有几 多愁,是这样半死不活的的滋味。我站在乌云密布的树林下,看着河里一道道密布的丝网,原来爱一个人,注定会撞上一张相思的网,就像那网上的鱼挣扎至死,你 也看不见一滴泪水。

我坐在轮椅上仰望南天,听着我五岁大的儿子对小狗说,别动,要勇敢,他正在给他受伤的小狗处理伤口,他用剪刀剪掉破皮处的毛发,然后再贴上膏药,你 走了,他的陪伴已成为我伤口上的狗皮膏药。他也是一个淘气的小孩,这会儿他又在一个一个的捏爆那气泡垫,就当作是给空荡思念的一个回响,又像是在捏爆每一 次的思念。他也是一个可爱的小孩,有一次他推我去玩的时候,突然下起了雨,我打着黑伞把他揽在我怀里,可他感觉到我的腿被他压的颤抖,他就是要非要下来站 在我旁边,把你看作是飞过我身边那只蝴蝶的眼睛,你是否也觉得这一幕很凄美。他也是一个勇敢的小孩,你不在他身边,他有很多时候都是受惊吓,这个月夜我把 他一个人扔在十字路口,我一个人躲在桃树下,他撕喊着爸爸爸爸,我心如刀割就像人割开那桃树的皮取那桃树的眼泪,你知道他的勇敢是这么练出来的吗?这一刻 我真的很疼,因为他还会为我擦拭泪水。你走了,我领悟这比阳光更温暖的爱。你走了,我深深陷落那思念的围城走不出来,谢谢儿子的微笑把这份忧伤宽解成了生 活,这微笑就像海边的棕榈树,也是我们曾幸福的标志。心潜入平淡,该来该往顺其自然。

 

    0

    精彩图文

    在线点评

    头条聚焦

    热点推荐

    艾叶叶小说网:(www.aiyey.com) 校园小说、 言情小说等在线小说阅读网站,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QQ1876343141

    Copyright © 2015-2018 艾叶叶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1201351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