丢失的爱
本文摘要: 又是清明,二弟是你亲人为你过节的日子。 早晨我拿好母亲为你准备好的你爱吃的东西和冥币,另外我还拿了我们儿时玩过的模仿《三国演义》各路英雄豪杰自作的小兵器,捎上我昨日为你写好的一点东西。 今天我不想借用任何交通工具,我只想徒步去看你,尽管母亲
广告

又是清明,二弟是你亲人为你过节的日子。

早晨我拿好母亲为你准备好的你爱吃的东西和冥币,另外我还拿了我们儿时玩过的模仿《三国演义》各路英雄豪杰自作的小兵器,捎上我昨日为你写好的一点东西。

今天我不想借用任何交通工具,我只想徒步去看你,尽管母亲家离你的墓地有很长一段路程。

北方四月的天气比不过南方的旖旎,春寒依旧还料峭,可云和天分开了,不像冬天那样天老是灰蒙蒙的一片,分不清云和天,今天天气很适合外出。我不自觉已走到了家前面大桥下的小河沟,小河沟自打我们记事起就存在了,现在的河沟到处是废弃的塑料袋和五颜六色的食品包装袋的聚集地,它现在是不能和我们小时候那流淌着清澈的小河水相媲比的,小时候我的花格外衣就是让咱们俩不知深浅用小石头模仿朝鲜的阿妈尼在小河沟捶衣而凿出洞的,还有母亲给我做的带把的花布鞋也是让你当船玩而在此弄丢了,害得我不仅单腿跳着回家,还让母亲揍了一顿,年幼的我们哪里能体会到母亲既要拉扯我们姊妹五个,又要打零工接济家里,还要在煤油灯底下穿针引线给我们做鞋的苦衷呢?我们只是任凭淘气的性子泛滥。

过了小河,我顺着通往南山下的小树林的羊肠小道走去。这也是我们玩耍的乐园,在雨后的树林经太阳暴晒后,我们除了可以在夏天寻觅到蘑菇,还会在秋天逮蚂蚱、蝈蝈,冬天绕着树木打雪仗,一样也少不了我们。母亲的呼唤常常是失效的,饥饿、黄昏才是我们回家的理由。此时树儿刚刚发着黑红色小尖芽,栗色的树皮也泛着青,个别树枝上还零星地摇曳着去年那残剩下的枯黄色的树叶,经过一秋一冬的狂风怒号的摧练,它们跟树枝千丝万屡纠结着,不忍离开,我想到了你,为什么你的生命会如此的脆弱,刚查出病不久就撒手人寰,走得那么匆匆,走得家人没有一点思想准备,我第一次感到我手里曾为你外出看病的一沓钱对你是废纸,是无用的废纸,你哪怕就像那些枯叶再跟树枝连着点,给你的亲人点时间拯救你,可你还是悄无声息的走了,仅仅给我残留下你闭眼时眼角滚落下的颗颗泪珠,每每想到你的泪珠,我心若针扎般阵阵涌着我……而今我脚下踩着坠落的枯叶,它们即将化作春泥滋润着树木,树儿汲取了营养,又为春铺垫了一方绿,而你为什么就不能回春呢?

穿过了一条由东至西的两边栽着杨树的公路,我马上就到你那了。远远的,我望见你身上盖的土堆,褐色土已有绿意,家人与你的生死界限仅仅是这堆土。到了你的身旁,黄白色的枯草依然很明显,却好无绿意,正是应验了“草色遥看近却无”。我用铁锹把你坟墓周围的土往上堆了堆,再把大块的土弄碎,摊匀,把你的饭桌察干净,摆好了饭菜,也把小兵器一件一件摆好,你喜欢吗?接下来我该给你烧纸钱和我写的东西了,我看着“燕来燕往又一春,年年岁岁节相同。泪眼涟涟魂不知,酒愁肠断人难归。今朝还把纸来烧,他年不知泪眼人。”的纸片被火焚烧成黑灰色,黑灰烬被风吹拂着,凌乱地飘落着,直到看那灰烬没有一点星火,燃不起枯草,我放心了,也该走了。这时公路旁的树上传来布谷鸟的“布谷、布谷”的鸣叫声,清明过后,又该播种的时候了。

写于2014年4月5日

    0

    精彩图文

    在线点评

    头条聚焦

    热点推荐

    艾叶叶小说网:(www.aiyey.com) 校园小说、 言情小说等在线小说阅读网站,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QQ1876343141

    Copyright © 2015-2018 艾叶叶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1201351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