廊坊市大厂黑社会老大杨建华杨雷杨建民
本文摘要: 网红丑鸭 拈花湾,一花一叶都有禅意 拈花湾,一花一叶都有禅意 工作中的扬州修脚大师 工作中的扬州修脚大师 查看更多 谁看过这篇博文 暂无访客 正文字体大小:大 中 小 廊坊市大厂黑社会老大杨建华杨雷杨建民 (2017-07-10 21:26:26) 标签: 财经 股票 教育 时
广告
网红丑鸭
拈花湾,一花一叶都有禅意
拈花湾,一花一叶都有禅意
工作中的扬州修脚大师
工作中的扬州修脚大师
查看更多>>
谁看过这篇博文
暂无访客
正文字体大小:大 中 小
廊坊市大厂黑社会老大杨建华杨雷杨建民 (2017-07-10 21:26:26)
标签: 财经 股票 教育 时评 时尚 
声称XDD都不敢对准他近日百度贴吧曝光一段视频引起大家关注,视频中一个男子指着交警骂道,他XDD他也没敢说直接对准我,你算个机巴。只见交警点头哈腰说到谁也没针对谁,我们就是,叔叔我们就是…… 视频是交警执法过程中拦下杨建华的车,没想到竟然是这么一幕交警被杨建华指着鼻子骂,老百姓心中那个公正严明警察形象瞬间全无。
  网友爆料视频中人名叫杨建华,大家都说他是大厂土皇帝大厂黑恶势力。 杨建华(号称大杨子):现为大厂县大厂镇大厂三村村书记,多年来的县里一霸。我们看到就连执法交警对他都是点头哈腰,更不用说老百姓啦。
  以下为现场视频
  “我的搅拦站就设在这个区域里(县城区域)了,长了蛋了谁有能耐让他给我搬迁,投资我投,给我调到别的地方去,这都可以。专门对准我玩阴的,这个XDD没有蛋呢还,他XDD他也没敢说直接对准我,你算个机巴算,你算个机巴(对着‘小交警’骂)!!你哪的你?!” 交警回复道:“我夏垫的,我们哥几个都一块的(出于对大杨子的恐惧而多拉上几个同事)。谁也没针对谁,我们就是,叔叔我们就是……”这是大厂县“土皇帝”,“三杨”中老大杨建华,在扰乱交警正常执法中大放的一段“绝词”(有视频为证)。“三杨”到底是什么人?大厂县又是什么情况?!黑恶势力猖狂至此,无人敢碰,大厂暗无天日,大厂人水深火热!目前大厂执法已经不受党中央的控制!!我等受害者冒被报复的危险,以死上访,请求领导深刻调查、严肃追究,还大厂人以安定、平和的生存环境。
  河北省廊坊市大厂回族自治县(简称大厂县),地处北京东,虽属河北,但和北京副中心仅仅一河之隔,距天安门不过四十公里,是首都的门户。然而就在这天子脚下,十多年来竟然盘踞着父一辈子一辈的“杨氏家族”(简称“三杨”),大厂县也因此被当地百姓称为“杨氏天下”。以三杨为首的宗族黑恶势力横行大厂,十多年来,犯下了种种罪行:(1)垄断经营,一家独大;(2)强征土地,无法无天;(3)残害百姓,冤声四起;(4)强作中介,燕过拔毛;(5)偷税、逃税,威害国家。以上笔笔,也不能盖其所有。十余年的盘距,何以至此无人问津?难道大厂不是党的领导,政府不再是人民政府吗?他们的背景及血淋淋发家史又是什么样的呢?
  一、 三杨身份:
  (1)杨建华(号称大杨子):现为大厂县大厂镇大厂三村村书记,多年来的县里一霸。(2)杨雷:杨建华之子,原交通局员工,在职期间自己经营,不上班吃空饷达10余年;(3)杨建民(号称三杨子):大厂县大厂镇书记,10几年前曾是县城混混,横行乡里,为了当官,岁数都是向组织隐瞒的。大杨、三杨为亲兄弟,原县长杨连华(因腐败于2016年被抓)是大杨子弟弟二杨子的儿女亲家。
  二、 严密组织
  以原县长杨连华为依托,以他们经营已久的黑恶势力为前锋,目前为止,已经编织了一道坚固的、立体的以官府保护、官黑勾结的敛财系统。他们拉拢官员,贿赂官员,制造官员违规证据后,进而使官员上了他们的贼船而无法自拔;对百姓则实行黑恶的暴力镇压、威慑,把本属于百姓的利益,直接或间接的占为己有。他们分工明确,目前为止,杨建民亲涉官场要害部门,其兄则直接或间接的组织关系网络,杨雷则掌管暴力团伙和拉拢公安执法部门为其同伙,为他施暴提供方便和保护。
  三、 敛财方式与罪恶镇压
  1. 杨建华(大杨子)及其子杨雷经营商砼搅拌站(名叫“圣丰”)、市政、停车场(与交通局和交警队相关连的)等项目,一直以来他们依靠势力和暴力,搞垄断经营,其它与之同行或相关行业的公司,只能夹缝里求生存。从施工伊始,土方工程就成了他们的口中之肉,接着连同商砼,市政别家谁也无法参与。除了他们,别人休想从工地拉入或拉出一个土渣或石子,如果施工方用别人的,他们就以堵门,暴力等方式加以威逼,口称:“你知道这是哪不?”,如遇报警,执法部门如同他们家开的一样。造成开发中施工方无可奈何也只能高价用他的。在他们的势力范围内,连同县城的市政工程,也统统为他们直接或间接地干,别人就休想染指!!随着域内工程增多,也因为开发或政府补偿对百姓有很多不平之事,百姓出来维权比比皆是,为了其加强垄断,扩大他们的利益,他开始帮着开发或施工方平事,你百姓出来维权,他们就纠集手下爆徒,对无辜百姓棍棒、拳脚相加,在此之下,轻伤,重伤,甚至丧命者多人!!很多人暗气暗憋,很多人迫于他们的保护伞而申诉无门!!!!这让人不禁想起北宋“逼上梁山,以暴制暴”的无奈情景,难道大厂是国中之国,成了阴暗的“北宋”?!再说说他的停车场,与交警队和交通局相关联,于是杨建华和杨雷父子做起了“保车”的生意,所有的路经大厂县的车辆,只要给了这父子月供或岁供的运输车辆,都相安无事,反之则鸡蛋里挑骨头,最终进了“大杨子”的停车场,就连外地的小客车,有时都挑出点毛病来被送进他的牢笼。另外进去的,还有出了事故的车。凡是进去,每天的费用,超过七星级宾馆的费用,否则休想出来。渐渐地,所有运输业的司机一提到大厂,宁可钱不挣,也不拉这趟活,即使客户多付钱,人家都不来,流传着“宁绕地球一圈,不沾大厂一边” 的话。
  2. 杨建民(三杨子)现为大厂镇书记,在其刚从大厂三村村书记进入镇里,便成了大厂镇实际的操控者。后来升至镇长,2017年又当了大厂镇镇党委书记。在任的这几年当中,他不断利用自己家族的势力和自己的权力,结党营私,徇私舞弊,作风极为强势。他为自己非法囤地、非法经营、利用权力谋私、强拆、强要、用暴力镇压百姓。他只有一个女儿,在非法谋利操作的各项程序上,不仅和女婿打 “配合”,因为利益点太多,还和自己的党羽或“合作共赢”或为其代理,以达到掩人耳目的作用。在他自己的任上,他一直经营着叫“鑫洋”的一家饭店,在大厂饭店整体萧条的环境下,他的饭店车水马龙,一直火爆无比。不过这只是他各项盈利点的不足道的部分。圈地自不必说,直接或间接强行包揽的各项工程、送料、收取的各种好处等比比皆是。可笑的是,2016年 ,他女婿也开了一家商砼搅拌站(士强)!!在大厂,这下在工地里最赚钱的行业,杨氏家族终于“一统江湖”、全部垄断了,别的家,应该夹缝生存的机会都没有了!!他们跑业务的方式就是一句话“你们知道什么是‘潜规则’吗?”。遇到利益与百姓相冲突时,处理的办法则如出一辄-“打”!!在拆迁、收地上,他也表现出了拼命三郎的态势,按理说对百姓,就应该耐心做工作,可他处理的方法倒是“卓有成效”-强制买卖,强制拆除,如遇反抗,则统统用其黑恶势力加以镇压。而在2016年处理违建上,则采取“当局者迷”的处事态度,别人不管是什么原因,一律拿着“上方保剑”,毫不留情,而对待自己“搅拌站”的违建上来说,则视而不见!!如此之工作方法,你不得不佩服他的工作“灵活”性。
  3. 罪恶镇压
  (1) 大厂县大厂镇西马庄村160多亩土地被占开发,由于本村百姓没有得到合理补偿,而前去维权。当时工地在各项证都未被批准下发、不具备施工条件的情况下而强行施工,土方工程等照例被杨建华、杨雷父子拿到,2017年3月28日下午4时许,西马庄村村民焦文波被杨雷手下十几个恶徒,拿着棍棒等凶器,打得遍体鳞伤,浑身於青,胳膊前臂粉碎性骨折,小腿骨折,面部右脸面瘫,粉碎性骨折,面部留有一个六公分的大口子,右脸麻木,眼睛至今看东西模糊,嘴只能张至以前的一半,头部留有十五公分的大口子,焦文波的手机也被暴徒当场砸碎。当时西马庄有十几个村民在场,看到此情此景,一个村民立即报警,报警后警察居然半个多小时才到!!当晚杨雷派出打手,开着一辆挡住号牌的红色马自达,在村里跟踪某些村民,又在村里转了几圈用以威吓。次日村书记带着村民去镇里去讨说法,因为镇书记是杨建民(三杨子)的缘故,事情被推推搪搪,大有被搁置的态势。而次日村民想去县里上访,杨建民得知后,又把村书记及百姓拦回到了镇里。对于村民被打的事,则推说不是镇里的事。请问这是一级政府应该对辖下百姓说的话吗??!!其中缘由可想而知!!
  受害人:焦文波 电话:136 6326 7034
  以上知情人分别是:西马庄村村民们
  (2) 大厂县大厂镇于各庄村人于长山被暴打。密涿高速大厂段,几乎所有的工程,都由杨雷承包。而占地发放的补偿款,却与土地局公示的不符,于是造成百姓们去维权,这给杨雷施工,造成障碍。2016年11月某天,50多岁的于长山一早去看地,突然遭到手持镐把的几名黑恶势力人员的一顿暴打。使本来就有一条腿残废的他,另外一条腿也粉碎性骨折,肩夹骨骨折,胳膊骨折,耳后被打了个大口子,浑身上下淤青,没有一处好地方。试问这样的暴行,在这种法制社会,怎么能强加给一个50我岁的残疾人,他们怎么能下得去手?!于长山至今仍然在家中休息,浑身的不舒服,什么也干不了。可如今,迫于他们势力,于长山和媳妇却敢怒而不敢言,多么的悲惨。
  知情人:于长山媳妇及于各庄村村民 于媳妇电话:183 3061 0310
  (3) 他们宗族黑恶势力有一成员叫刘涛(这个刘涛现在是他打手中的骨干),经他们指使要打死一个本县内夏垫镇东小屯人李海龙(受害者)的表哥(此人和他们之间有隔阂),行动中,他们得到的确认信息是车辆的车牌号。结果他们动手那天,表哥的车正好被表弟所借,结果李海龙被他们拦车后,不容分说就打,打死后又做了个交通事故撞死的现场。案发后,杨雷各方面运作,死者家属也各方奔走告状,迫于杨雷父子的势力,事情在大厂根本得不到解决,加之他们经常派人去死者家里加以威胁,最后给了死者家属一百万后了事。而打死人的歹徒,只判了几年。这个事至今都让死者家属伤心、恐惧,甚至不敢站出来举证。在他们心里认为,他们是坚不可摧的,如果搬不倒,会累及家人。痛苦的泪水,只能往肚子里咽,一个普通百姓,在这块空间里,又能怎么样呢?!
  受害人:李贵喜之子李海龙
  盼望领导去暗访,大厂县夏垫镇东小屯的人,大都知道此事。
  (4) 大厂县大厂镇小里庄村丁明增,于2015年5月18日,被一伙人,拿着家伙(棍棒等物),打得遍体鳞伤,昏迷数日,甚至于当地医院无法治疗,便血转院。一个50岁的人,会因为什么事遭到如此毒手呢?!究其根本原因,又是挡了“三杨”的路。2015年3月20日,丁家500多棵已长了16个年头的树,被一个叫李艳武的人偷放,并拉走。当时报了警,在反复电话催促的情况下,过了大半天,才来了四个警察,为首的叫高屹(警号D79984)。在老丁的一再询问下,李艳武决定联系卖他树的那个“神秘”人,等了很久,可该人一直没有露面。而出于当时报警立案,也只有等待解决,而结果却是石沉大海。难道偷树的后台如此之硬?!2015年5月18日,当老丁再次去被盗树木处查看,被一伙黑恶势力不知缘由地殴打(其中一个被认出叫王磊,本县陈府大坨头人)。大厂派出所出警后至今,一直不做处理,一个叫杨庚的警察(警号D00002)在本人多次提出申请后,也不予鉴定伤情,进而推脱到现在不加理睬。在此事件中,丁明增的财产和人身均受到严重侵害,而长时间以来,大厂的人民警察(出警人:高屹、杨庚),却不闻不问,有倾向性办案。他们拿着国家给予的俸禄,用人民赋予的权力,胡乱执法,于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而不顾可什么样的势力让他们在办案中有如此大的倾斜呢?!是他们在办案过程中反复提到的-当时大厂镇镇长、现镇党委书记杨建民!!也因此,此事至今两年了,让丁增明在大厂哭诉无门。2017年2月19日,4名不明身份的黑恶势力人员,过来以其家人人身安全相威胁,让丁明增放弃告状,说这里面牵扯好多人,并进一步威胁说孩子在哪上班也知道等等,他们的嚣张气焰可见一斑。
  受害人: 丁明增 电话:139 3394 4389
    0

    精彩图文

    在线点评

    头条聚焦

    热点推荐

    艾叶叶小说网:(www.aiyey.com) 校园小说、 言情小说等在线小说阅读网站,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QQ2631305591

    Copyright © 2015-2018 艾叶叶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1201351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