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街
本文摘要: 正午的阳光唯其盛烈,唯其璨放如花,透过东方天际从云朵遮掩许久的一缕阳光穿插斜刺射了过来,竟有些缥缈的雾渐渐的在移动,在阳光催促下极不情愿地轻隐了去。 漫步于苍茫的老街,大约三四尺宽,它距离市区不是很远。 生活 在这里的老百姓平日打个酱油,夏天
广告

正午的阳光唯其盛烈,唯其璨放如花,透过东方天际从云朵遮掩许久的一缕阳光穿插斜刺射了过来,竟有些缥缈的雾渐渐的在移动,在阳光催促下极不情愿地轻隐了去。

漫步于苍茫的老街,大约三四尺宽,它距离市区不是很远。生活在这里的老百姓平日打个酱油,夏天找批个冰淇淋什么的都很方便,这里没有闹市里的车水马龙,一直充满着安静的气氛。偶尔路过几个推着板车载着时令水果的商贩,从街头吆喝着到街尾,走走停停,和街坊邻居拉拉家常,或讨还价钱的卖点水果,算命的紧闭双眼,悠哉的坐在木凳子上给人掐算命运,趁着城管不在场的当儿,吹口短笛,偶尔会有十几个铃铛穿拢在一起,摇动做声的卖玩具的摊贩,这些声音不但不显得热闹嘈杂,倒显出巷弄里更加安静了。

住在巷弄里,冬暖夏凉,夏天一到人们便聚在街边伦扇吃着西瓜,待可心的穿堂风一过,那叫一个倍爽儿!清晨阳光明媚,该上班的上班,上学的上学去了,只剩下弄堂门外烧开水的地儿传来“九条”,“二饼”“哎哟,我胡了,”“给钱给钱!”的声音,这是一帮闲来无事的退休老人挤在一块儿玩麻将。一棵壮树将硕大条干树枝开在了两家院落里,树荫下此后常聚着一大帮棋友,见到哪个棋艺特别好的人,打从那宅院里出来,拎瓶酱油或买点小吃什么的,那几人正缺个好师傅呢,便一手搭在那人的肩膀,顺手接过那人拎着酱油瓶,不下半个时辰,一所宅院门前便传来女人的大叫:“我要你买的酱油呢?还不快回来吃饭!”我终于明白了,搁在现时所流行的话“你妈叫你回家吃饭”敢情是靠这样传遍江湖的。按咱老街人的话说,咱祖祖辈辈在这老街住着,酸甜苦辣咸都装在这老街里。还记得夏夜躺在竹榻上乘凉数星星,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那时每个夏天的夜晚都在院子里乘凉。大家吃过晚饭,先把院子的地面泼几盆井水降温。放上竹榻,有的人家用长板凳挡上门板,大板凳小椅子放满了院子,大人小孩躺的躺坐的坐。东一家西一户的端一大碗自家做的凉茶和解暑食物尽情分享。那时,我出门去买个东西或者开个会什么的,便把我女儿托付给隔壁邻居家的老王,也没看见发生和现在一样的拐卖儿童的案件。如今,儿女们要给我接到城内和他们一起住,打死我也不会去的,金窝银窝不如自个的旧窝好。

当我写下这么许多关于巷弄的字词,我却置身直于天际的高楼大厦间,放学后归家可以少走点七弯八拐的巷弄,但是不能和巷子里的孩童一样瞎胡闹,当我们调皮在外面玩的带劲了,父母也不会站在门外对我们高声叫喊,在屋外数落个没完,因为要面儿。小区门口基本上都有监控。一户人家在楼上吵架吵得过火了,男人便动了怒,动手打了女人,任凭女人被打得鬼哭狼嚎,也不会有什么隔壁邻家奶奶婶子上门好心劝架什么的。这事若搁在老街,那男人这一行为,多少个打抱不平的邻居大婶还不得用吐沫星子给他淹死。当然也怪我们变了,现在的人们一上班甭管男女全成了超级英雄,撂下文件夹返回家中,全变成了老妈子级别的人物。

不管怎么说,巷弄的美,在时光的斑驳中,在幽深的小巷里,更好的诠释了老街的内涵,仿佛只有老街与弄堂的淳朴才能激起人们的邻里和谐。

老街的那份厚重的美,无可置疑,只是现在的老街,承载的不再是历史的印记,那些洗尽铅华留下的茶楼酒肆,书场墨庄,匾额旗招也早已被浮华的喧嚣所湮没。只有那些朱阁重檐的老房子,意境幽古的石板路,参差错落的店铺,流光溢彩的老字号还保持着老街固有的一些风貌,还留存有一丝清明上河图的古韵遗风。

老街,虽然褪去了那份古老,那份空灵,那份僻静。但百年沧桑依然沉于昨日,现在。漫步老街渐行渐远,老街俨然成了一幅水墨画,而在老街里出现过的人与小巷弄已成了它的主要角色。

老街无论时年几何,都会依旧上演着它的繁华温情直至永远。

    0

    在线点评

    热点推荐

    艾叶叶小说网:(www.aiyey.com) 校园小说、 言情小说等在线小说阅读网站,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QQ1876343141

    Copyright © 2015-2018 艾叶叶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1201351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