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的爸爸何时回家(众星集团事件记实)
本文摘要: 女儿万里寻父 半年一直未果 身陷痛失亲人的孤女 我叫毛丹丹, 一个革命烈士家庭的后代。爷爷牺牲时,父亲毛解南刚刚出生三个多月,父子俩未曾见过一面。由于父亲毛解南年幼丧父后又丧母生活的非常艰苦,从小就养成了一种不怕困难坚韧不拔的优良品性。被姑母收
广告
女儿万里寻父    半年一直未果
                                                                                ——身陷痛失亲人的孤女
         我叫毛丹丹, 一个革命烈士家庭的后代。爷爷牺牲时,父亲毛解南刚刚出生三个多月,父子俩未曾见过一面。由于父亲毛解南年幼丧父后又丧母生活的非常艰苦,从小就养成了一种不怕困难坚韧不拔的优良品性。被姑母收养后与姑母家五兄弟姐妹一同长大,他心地善良刻苦正直,兄弟姐妹们都尊称他为长兄。
 
         上世纪80年代,父亲毛解南与母亲结婚,我随之降临于这个充满了幸福的家庭。父亲在我的心中和蔼可亲,乐于助人,对长辈孝顺体贴,在整个家庭中父亲就像一颗大树为我们遮风挡雨,让我和妈妈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童年的记忆里他骑着脚踏车载着我走遍大街小巷体验生活,教会我人生道理。直到现在我已长大,但与父亲在一起的点点滴滴仍历历在目,欢声笑语仍在耳边回荡。父亲做的一手好菜,让我们一家子尝尽幸福的滋味,年迈的外公一直和我们生活在一起,爸爸像对待自己的父亲一样,在外公生病时陪他散步聊天,为他做好吃的,帮他洗澡。一家四口,虽偶尔有点磕磕碰碰,但因为彼此相爱依然过得幸福无比。
 
         原是一个幸福的家庭 一瞬之间被福建老板林千淘领导的众星集团旗下尼日利亚永星钢铁公司打破了!!!
 
         2013年9月21日,在非洲尼日利亚永星钢铁公司工作的父亲在废钢中寻找作业用废料时被永星公司雇用的一名吸毒后的黑人无故殴打(经查公司在雇佣这名黑人之前此人就有吸毒史),先是抓住我父亲的双手不放,后被我父亲挣脱双手后又胡乱挥舞铁棒,黑人身体强壮,以致于我年迈的父亲头部和身体多处受重击后抢救无效致死。
 
         悲剧发生当晚永星公司在深夜打电话告知我们之后没有做任何的处理。至到现在父亲的遗体仍存放在非洲的医院。我父亲毛解南是众星集团至其在尼日利亚的子公司尼日利亚永星钢铁公司外派的工程师,事发后,永星钢铁公司非但没有积极处理此事,且一再推脱自己的责任,公司不顾及全公司员工的生命安全,雇佣有吸毒史的黑人,如此实力强大的公司竟然没为自己的员工买一分钱的保险,从事情发生到现在已经过去半年了,爸爸的遗体依旧冷冰冰的躺在异国他乡,我和妈妈仍没见到爸爸一面。此外,公司至今也没有给我们家属予以积极回复并提供妥善的后续处理方案,相反确在家属屡次要求给予具体解决方案时众星集团却不断予以拖延、推诿,回避,对于我们要求遗体运送回国和赔偿的要求拒不答复。
 
        由于父亲的突然逝世,妈妈无法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每天沉浸在忧伤与悲痛之中精神开始恍惚现在患有重度抑郁症,每晚严重失眠要服用安眠药方能睡一两个小时,以致于身体出现很多病症。年迈的外公在父亲去世后不到两个月也永别于我们,从此我和妈妈都没有了爸爸!
 
         福州众星集团始创于2003年,集团旗下拥有郑州隆兴管桩附件制造有限公司、本溪永星新型建材有限公司、红星国际矿业有限公司、驻马店市新创业管桩附件有限公司, 尼日利亚红星钢铁有限公司 驻马店市新创业管桩附件有限公司,金星矿产有限公司,每个子公司年收入都过几亿,整个集团年产销额可达十几亿元人民币。
 
         对于有如此巨额收入的集团,没有给自己的雇工买任何保险更没有给我们死者家属承诺有任何的赔偿或补偿。该厂有董事长兼总裁:林千淘,总经理:张学其,副总裁:陈振宇、郑长升,常务副总:张象海、林千伟;集团董事长:林伟杰,执行总裁:许韩飞,副总裁:林云飞等。其中以张象海(张学其)及其助理张姩艳,公司的一部分领导人态度极为恶劣,父亲被害后甚至劳动合同也不翼而飞,并在家属通过总领馆和委托人索取合同时含糊其辞。据了解,该集团除了父亲毛解南,还有几名职工死于公司内部,或是自杀、或是工伤。工厂内部管理问题层出不穷,视公司员工的生命如草芥。
 
         众星集团的各位领导:当你们和自己的家人享受着天伦之乐时,当你们红红火火过着幸福年时,有没有想到在你们海外的公司还有这一个无辜的生命逝去躺在冰冷的冰柜里等待你们妥当的处理让他回家,让他入土为安!?有没有想过我们家属孤苦无助经受这份与亲人天各一方无法见到遗体的煎熬?你们不能这样不闻不问当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啊!非洲尼日利亚永星公司领导人张象海(又化名张学其),采取回避不接电话的态度,甚至无视中国政府和大使馆的要求,屡屡逃避,即使电话打通亦推辞说要开会。你们的这种冷漠让我情何以堪?
 
         我和妈妈在中国无依无靠为此事已经身心疲惫,经济陷于艰难!无力与此巨大跨国集团抗衡。我们只能把此事公布求得社会上的仁人志士的同情和援助, 帮帮我们孤儿寡母让爸爸回家,回到这片生他养他的故乡让他的灵魂得以安息!
    
                                                                                                      毛丹丹
                                                                                                2014年3月1日
    0

    在线点评

    热点推荐

    艾叶叶小说网:(www.aiyey.com) 校园小说、 言情小说等在线小说阅读网站,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QQ1876343141

    Copyright © 2015-2018 艾叶叶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1201351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