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板栗的对话
本文摘要: 一 作为一个城里人,第一次去农村,是在初二的时候,暑假我应邀去一个同学家玩。在同学家乡小路两旁,我第一次见到了板栗。这种果树泛滥成灾,一个个青绿色的、长满绿刺的坚果,像人参果那样长在树梢,掩映在翠绿的叶子间。 第一次见它,我很好奇,于是问朋
广告

作为一个城里人,第一次去农村,是在初二的时候,暑假我应邀去一个同学家玩。在同学家乡小路两旁,我第一次见到了板栗。这种果树泛滥成灾,一个个青绿色的、长满绿刺的坚果,像人参果那样长在树梢,掩映在翠绿的叶子间。

第一次见它,我很好奇,于是问朋友,“这叫什么?”

朋友回答,“这是板栗啊。”

“板栗长这样?真想象不出来。”

“板栗仁长在里面,等它熟透了,它就会裂开,露出棕色的板栗仁。”朋友说。

“要是没熟透的、而且又从树上掉下来呢?”

“那就用石头把它砸开,取出果仁。”朋友淡淡的回答。

这种整个村都种植的树种,对我来说,是多么新鲜。我一直以为,在街边买的炒板栗是直接一小个一小个长在树上的,没想到它还被一层“刺猬壳”包裹着。

“卖多少钱一斤呀?”我问。

“三块半到五块钱,这得看板栗的质量和当年的供给状况。”

在街边买的炒板栗十块钱一斤,一经转手,竟然赚了一倍。不过,按照这价钱,也没多少人光顾,我不觉心酸起来。

“我们都是捡着来吃的。有些早熟的板栗,他会从树上掉下来,谁捡到,那就是谁的,所以我们吃别人家板栗根本不需要花钱。”朋友津津有味的说,末了,又补充说,“早上是最多人来捡板栗的时候,因为经过一个夜晚、八个小时的光阴,第二天一早地上会掉下许多板栗,更有甚者,五点多钟就起床,拿着手电筒在树底下搜寻着,就像在寻找宝藏一样。”

“那真是绝了。”我感慨。

“板栗浑身都是宝,板栗仁可以食用,可水煮、可爆炒;板栗壳,就是那长满刺的壳,还有掉落的树枝,可以用来生活做饭,烧的火可猛了,在灶里噼里啪啦的响;那些比较粗壮的树干,要是绑上一条麻绳,就能荡秋千了;还有,夏天在板栗树下乘凉,可凉快了,树荫是成片成片的,几乎看不到光点。”朋友在一旁介绍着。

这个村子,因有了板栗而显得有灵气,因大片的板栗树而显得更加清幽。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村不在富,有栗则灵。这是我说的。

“要是人走在树下,刚好掉下板栗,恰好被长满刺的栗子砸中了怎么办?”我问。

“这种事的概率很小,至少我们村没发生这样的状况。板栗是懂人性的,你看,它生长的地方,周围都有人居住,也就染上了人类的灵气。”

“万一呢?”

“没有万一。”

“万万一呢?”

“那只能说,这个人,运气不好。”

是啊,除了运气不好,还能是什么?板栗它也不懂得分辨是非黑白,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掉下去。

朋友的家乡坐落在山脚下,村子后面的山,比城市的山高很多,并且没有修建水泥路,台阶全是用锄头挖平后经踩实而成的,走起来很费劲。山路两旁长满许多杂草,有膝盖这么高,当你走过的时候,还有些植物的种子会粘在你的裤脚上,比如苍耳、脱力草、杜牛膝。爬这种山,更具有挑战性。

我一路艰难的往上走,朋友很讲义气,他走得快,也会在下一个转弯的地方等着我。来到半山腰时,我发现了一棵孤零零的板栗树,树周围是几丛竹子,除了竹子外,就是一大片杂草。它鹤立鸡群,静静的生长在山上,看着很寥落。

我问,“那也是板栗树?”

朋友望了一眼,“可不就是。”

“就这么一棵,长在荒山野岭的,没有其它树跟它争夺养分,长的果实应该不错吧。”

“这你就错了,它几乎没长过板栗。”朋友回答。

“为什么不长板栗?开花结果不是每个植物繁殖的本能吗?”我说。

“是的。但是,这棵树缺少人的照顾,他已经被榕树给侵略了。你没看见吗,树枝上长着其它植物的叶子,小片小片的叶子,那就是榕树,寄生能力很强。养分都被榕树吸走了,它能存活已经很不错了,又怎么会开花结果呢。”

这究竟是人的错?还是自然的错。我说不清楚。

也许是某只鸟儿衔走了一棵板栗的种子,飞行到山腰时出了什么状况,栗子从嘴里滑落,掉在了山腰上,于是它在这里生根发芽,长大成树。

“那村里那些树,是不是每年都得去砍掉寄生的榕树?”我问。

“也不是每年,只要长了榕树就去砍,不然怎么长果子。”

原来是这样,看事情不能只看表面,长满果子的树,也是经过人为的照顾才长得这么好。

我提议说走过去看看那棵板栗树如何,朋友说还不就是一棵板栗树,没什么看头。在我的再三请求下,朋友终于答应了。

那棵树,长得枝繁叶茂的,叶子很大片,看不出来是营养不良,但树上果真没几个果实,枝丫上只有叶子,丝毫看不见果子的痕迹。不像山下的果树,硕果累累,风一吹,都能吹落几个硕大的板栗,每一颗板栗,都饱满得几乎要涨开了。

忽然间,我在草丛里看到一个毛茸茸的东西,走进一看,原来是一个板栗,它就像是野鸭在芦苇丛里下的蛋,圆圆的,周围是青草相伴,青草成了最好的伪装。青绿色的刺猬壳包裹着栗子,使人看不清里面的状况。

我大叫一声,说,“这有一个板栗。”

朋友靠过来,说,“用石头把它砸开,看看有没有栗子。”

我找来石头,小心翼翼敲开果壳,生怕太用力,就把果实给砸坏了。

呀,里面竟然有两个栗子,一个是米白色的,另一个是米白夹杂着棕色。

我想,这棵树能长出果实,真是不容易。它是花了多大的劲与榕树抗争,才把仅有的养分给了这两个板栗?也许它还可以长得更熟一些,是风,把它吹落了。好在它及时掉落了,也好在我们经过这里,让我们找到了这两颗沧海遗珠。不然,它们的结局也许会腐烂在地里,也许会生根发芽,也许被鸟儿吃了。

这两颗栗子,是爬山时的一个收获。

夜晚,村里会有几家人出来摆摊卖炒板栗,全是用机器炒的,栗子混合着黑色的沙子,在机器里不停的翻滚着,栗子在高温的炽烤下,全都裂开了,露出一个个笑脸,我看到里面金黄色的板栗仁。我经过的时候,就闻到了阵阵从机器里溢出的香气。

晚上的时候,我说我想吃点炒板栗,于是朋友跟我一同前往。

来到街道,所有的店主热情的问候我们,我不知道该去哪一家,朋友拿了主意,去了一家叫“缘来”的档口。我问为什么选择这家店,朋友说,店名有个缘字,说不定今晚在这里会遇到有缘人。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那就这家吧。

来到档口,我问老板,“这板栗怎么卖?”

老板热情的回答,“八块一斤。”

这里的板栗大概是因为没有转手,减少了流通过程,所以才会这么便宜。同时,这也是我吃过的最便宜的炒板栗。

我说要两斤,朋友说炒板栗太热气,吃多了会上火,明天会长痘痘。一斤太少,两斤太多,于是我要了一斤半。

我们坐在摆放在一旁的桌子旁,桌子很矮,比我膝盖稍微高一点点,桌子上摆了一卷纸巾,还有一桶一次性筷子。凳子是用木头做的,坐得很舒服。

朋友感慨,“我家怎么没有种板栗,不然我们就可以省去这一顿钱了。”

我说,“月亮也是外国的比较圆,说不定别人的板栗会更好吃呢。”

“如果过了这个时节,栗子卖完了,这些卖炒板栗的人怎么办?”我问。

“还能怎么办,卖其它东西呗,在这里最热销的就是烧烤了,烤鱼、烤馒头、烤茄子,哎,可香可丰富了。”不同的地方,不同的人,各有各的发财路。

很快,我们点的板栗送上了桌子来,冒着腾腾热气,空气中弥漫着板栗的香气。栗子用个碟子装着,碟子有着美丽的图案,碟子上还套了一个塑料袋,这样,等我们吃完了,店家把塑料袋一扔,就可以直接使用这个碟子了。

待它凉了一会儿,我迫不及待的剥开一个栗子,送入口中,甜甜的,很滑,很香,牙齿轻轻一咬,它立刻就散了,美味得让人舍不得吞下去。

朋友却只是吃了几颗,我问他是不是因为常年居住在这,所以吃厌了?他摇摇头,说,“当然不是。”“那是什么?”我问。

他咳了一声,清清嗓子,说,“我觉得你和板栗很有缘。”

“哪里有缘?”我又问。

“你看,栗子圆圆的头部,尖尖的下巴,就跟你一个样。这不就是有缘了?”

“你说的遇到有缘人不会就是指这个栗子吧。”

“栗子是人吗?”

“那我长得像栗子跟你吃得少有联系吗?”

那晚,我们把一斤半的炒板栗给吃光了,只留下一盘棕色的栗子壳,感觉自己真的成了一个板栗了。朋友说,今晚回去以后要吃几瓶降火药,什么黄连上清片、牛黄解毒丸,我说哪有这么夸张,是不是得把药当饭吃了?朋友说他体质属于热型,热气的东西不能吃太多。怪不得他吃得这么少!今晚,他也算是舍命陪君子了。

只是那晚,我们都没有遇到所谓的有缘人。

有天早上,朋友让我调好五点半的闹钟,说是我去见识一下提着电筒在大树下搜寻板栗的习俗。所谓入乡随俗,我照做了。

第二天一早,我们五点半就起床了,窗外,天已经微微亮了,远处的山、近处的房屋都能看到清晰的轮廓,月亮还挂在天上,留下一个淡淡的身影。待我们洗漱完毕,邻居家的公鸡不约而同的啼叫起来,这一只叫了,另一只接着叫,就好像在演奏着一曲早上之歌。

我们没有带上电筒,这只会增加我们的负担,我们用来照明的工具,是我们的手机

朋友在树下折了枝树枝给我,说栗子很调皮,经常躲在石头缝里,或者藏在落叶下面,有根树枝,可以把障碍物挑开,方便寻找。这是经验所得,看来朋友平时没少干这事。

我们来到村外一片茂密的板栗林里,此时这里安静得出奇,要不是有朋友相伴,我绝不敢一个人来。这里的树长得高大,树干得两个人张开双臂才能围起来,在树底下向上望去,能清晰的看到挂在树上的板栗。

如朋友说所,地上长了许多杂草,还有板栗的落叶,我们弯着腰用树枝在地上翻着,就像鬼子进村一样,一个细节都不放过。

有些很好找,因为是整个板栗连同板栗壳一同掉下来,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到,而那些熟透的栗子,掉下来后,栗子仁全都弹走了,只留下一个空壳,我们得在草丛里寻找分散的栗子仁,可费了不少劲。

朋友突然对我说,“看,那里有个板栗,你过去用石头把它砸开,取出栗子。”

咦?那不是朋友才刚“扫荡”过的吗?兴许是刚才没发现吧。我半信半疑的走过去,用树枝翻转了板栗,天啊,竟然是个空的板栗壳,这一定是朋友的阴谋了!

阴谋得逞的他在一旁偷笑。

树上突然“啪”的响了一声,我还没反应过来,地上已经响起了一声重重的“咚”的声音,原来是有新的板栗掉下来了,不知它摔疼了没有。

我赶紧走过去,用石头砸开,呵,里面竟然有三个棕色的板栗仁,就像大蒜一样并排坐着。看来是瓜熟蒂

    0

    在线点评

    艾叶叶小说网:(www.aiyey.com) 校园小说、 言情小说等在线小说阅读网站,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QQ1876343141

    Copyright © 2015-2018 艾叶叶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1201351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