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悉孤独
本文摘要: 我从小只熟悉孤独, 幸福 总是会让我恐惧,我也从来没有习惯过它。嘉宝 安静的午后,因为吵闹了父亲的午睡,被父亲拿着扫把,隔着遥远的距离恐吓着,父亲拿着扫把的样子似乎很生气,本来就害怕父亲的我们,只好远远地逃开,父亲不可能拿着扫帚追逐我们,他只
广告

我从小只熟悉孤独,幸福总是会让我恐惧,我也从来没有习惯过它。——嘉宝

安静的午后,因为吵闹了父亲的午睡,被父亲拿着扫把,隔着遥远的距离恐吓着,父亲拿着扫把的样子似乎很生气,本来就害怕父亲的我们,只好远远地逃开,父亲不可能拿着扫帚追逐我们,他只是远远地骂上两句,远远地只有朦胧的影子,迅速飘散的责骂。哥哥跑得比我还快,早就不见人影。

这就是小时候我眼中的父亲吧。

和哥哥姐姐争抢杂志看的日子,姐姐总有看不完的《萌芽》、《十月》、《芙蓉》、《钟山》,最喜欢看的是《今古传奇》。哥哥看什么呢?《小说月报》?似乎没什么印象,好像哥哥曾经订过的杂志是《新体育》和《围棋天地》。我们很少的零花钱,从来不向爸妈要钱去订阅杂志的,即使是课外辅导书或练习。

童年的寂寞是没有人能懂的。

住在很大的院子里,哥哥姐姐都上学,我也上学,可是小学生的日子,真的是轻松太多,有许多的无法打发的时间。

一墙之隔的那边是一个大院子,住着很多家人,每天都有数不清的故事。从早上晨曦微亮,就开始有大人呼唤孩子、各种嘈杂打闹的声音。那院子里有十几个大大小小的孩子,他们没地方玩,常常跑到我家的院子里。虽然是我家的院子,其实却是公家的,我们只是借住在这里的。因为这种名不正言不顺的权利,我只是胆怯地看着他们呼呼啦啦地来去,当然,只有大人不在的时候,他们才敢来。他们也害怕我严肃的父亲吧。

有时许多孩子,一放学就开始在院子里玩起游戏,非常喜欢警察抓小偷和木头人的游戏。可是这游戏要人多才玩得起来,因此我常常眼巴巴地巴望着,从院子那边来的孩子。游戏的孩子们分成两队,警察抓人,小偷逃跑。抓住了小偷,就把他们束缚在大树下,画地为牢,让人看守,并且小偷们也可以来救援,如果能拍中队友的手,就算救援成功,俘虏成功逃脱,抓人的只好再去抓回来。那时候我跑得飞快,当队长的大孩子们,都愿意挑选我做他们那边的队友。

少数时候也能轮到我当队长,比我大的孩子没时间来玩的时候。那时喜欢和大院子里另一个男孩子,分庭抗礼,因为年龄差不多,所以他总是在我敌对的他方。但是正好也有了一个追逐的机会。当所有的小而弱的孩子们都当了俘虏之后,我们就开始互相追逐和躲避,一追一躲,追的不敢追得太紧,躲的却极滑溜,小孩子们兴奋地在牢房周围叫喊,希望我们去解救他们。那浓郁的树荫和灿烂的阳光,在我们奔跑的过程中,洒落在我们的脸上,身上,红扑扑的脸蛋,带着晶莹的汗珠,明亮的双眸顾盼生姿,那就是年少的快乐啊。跑累了,实在跑不动了,就任由他们抓去当俘虏,这样游戏就结束了,大家在夜色中纷纷散去。

只有我,目送着他们一个个离去,他们的家里可是比这里还热闹的。我孤独的影子投射在游戏场古旧的台阶上。默默地在台阶上再坐了一会儿,然后听着自己踏在楼廊上悾悾的足音,我也走回橘红的灯光里了,那里外婆正忙碌着煮一家人的饭菜。我悄悄地走进灶火旁,外婆似乎知道我回来了,会不时地吩咐多加一块柴火,或者把火烧小些。外婆有着很大的嗓门,但那时她很少微笑,她很善于用她的表情来惩罚我们,她板着脸的时候,感觉空气都在颤抖,全家人,除了父亲,大约都怕她的吧。老年的她却温暖多了。

    0

    在线点评

    艾叶叶小说网:(www.aiyey.com) 校园小说、 言情小说等在线小说阅读网站,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QQ1876343141

    Copyright © 2015-2018 艾叶叶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12013511号-1